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火把节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85  更新时间:2017-1-10 22:33:3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火把节

  今滇中以六月念八日为火把节。是日,人家缚茭芦高七八尺,置门外爇之,至夜火光烛天。又用牲肉细缕如脍,和以盐醯生食之。问其原,则是日为洪武间遣待制王忠文袆说元梁王纳款不从,为其所醢,以此立节。亦晋人禁寒食、楚人投角黍之意也。但考忠文被害为十二月廿四日,何以改为六月,即介推亦以五月五日亡,似当与屈正平同日受唁,今移之清明,乃知古今传讹不少矣。

  钱尔载按,袁懋功《滇记》云:南诏皮逻虽灭五诏,得其土地,而遗裔尚存,乃于国中设一楼极其华丽,楼上陈设锦绣,户牖板楯,悉用松明(松木心有脂者,易发而难息),每宴臣下,登楼饮酒尽欢。至是年六月(《滇载》记作仲夏)。二十五日,值祭先之期,令人招五诏助奠。至期祭毕举宴,延众登楼欢饮,须臾,皮逻阁佯醉下楼,击鼓发火焚楼,各诏酋领尽死。国人始悟用松明之意。今滇中于是夕衢巷皆举火,名曰“星回节”。

  俗言“火把节”,野史作“火节”。又,《南诏通记》:汉时有酋长曼阿奴,为汉将郭世忠所杀。其妻阿南,汉将欲妻之,赠以衣饰。阿南恐逼己,绐之曰:“能从我三事则可:一作幕次祭故夫,二焚故夫时衣,易新君衣,三令国人遍知礼嫁。”明日,如其言聚国人,张松幕置火其下。阿南袖刃出,令火炽盛,乃焚夫衣,告曰:“妾忍以身事仇!”引刀自断,身扑火中。国人哀之,以是日然炬聚会以吊节妇,亦名“星回节”,盖腊月二十四日也。

  《滇记》二十三卷,为云南巡抚袁香河懋功所著,时康熙六年丁未,至三十年甲戌,云贵总督丁广宁泰岩思孔于六月二十八日入省城,余在其幕中,是夕无所闻。后见人言诸葛武侯抵滇已昏暮,百姓喜,因执火把迎之,因沿以为节。惜未记询其何日也。与沈、袁所记又不同,附此以备考订。(卷二四《风俗》)

  本文第一段为沈德符原作,后三段系清初钱尔载按语,述火把节传说有歧异。尚可参见本卷《谈丛·火节》、《淮城夜语·白洁夫人》、《滇略·火把节》。节日传说往往为后人附会,系民间口头创作。出现歧异,本在情理之中。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