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返魂摄魂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返魂摄魂
                                                                                                投稿本站
返魂摄魂

  古人有返魂之术。唐玄宗幸蜀后,属念贵妃,闻广汉杨通幽有考召之法,于内置场,遍加搜访,至蓬莱南宫西庑,见上元女仙太真,授以金钗钿合,寄玉龟子为信,即《长恨歌》所云“鸿都道士羽衣客,能以精神致魂魄”者也。

  此术自汉有之。《拾遗记》:汉武帝嬖李夫人,夫人死后,帝思见之。李少君曰:“黑河之北,对都之野地,出潜英之石,其色青,质轻如羽,冬则石温,夏则石冷,刻为人像,能传译人语,有声无气。”仲君因至暗海,得此石,刻夫人像,置轻纱幕中,宛若生时。

  又,《唐阙史》:京兆韦进士纳洛妓,颇惑之,五年而卒。生悲咽痛悼。嵩山任处士有返魂术,但须一经身之衣,以导其魂。韦捜衣笥,余一金缕裙。是夕,任为致之,燃蜡炬于香前,持裙面帏而招。忽闻吁叹之声,俄映帏微出,与之言,颔首而已。欻欲逼之,倏然而灭。任曰:“漚珠槿艳,不足多怀。”韦长恸,赋诗:“惆恨金泥簇蝶裙,春来犹自伴行云;不教布施刚留得,浑似初逢李少君。”

  《灵异记》:许至雍,妻早亡,雍每感叹悲泣。一日,忽觉有人行,吁嗟声良久,闻语,乃是亡妻云:“若欲相见,遇赵十四,无惜三贯六百钱。”自此常记其言。后数年至苏州,将谒吴太伯庙,遇男巫赵十四名何者,陈恳切之意。遂为召其亡魂,言语悲喜,恩情如生。良久,赵生曰:“可去矣。”许相随涕泣曰:“愿惠一物,可以为记。”妻泣曰:“幽冥惟有泪可以传于人。”代许脱一汗衫置地,取悬树枝,掩面大哭。取汗衫视之,皆血泪也。

  《列异记》:北海营陵道人为人致亡妇,约闻鼓声即出,与妇相见,恩情如生。良久,闻鼓声当出户,衣挂户间,掣绝而去。后岁余,开冢,见妇棺下有衣裾。

  《洞微志》:苏德歌为徐肇返先代魂,云死经八十一年以上,即不可返。

  《云溪友议》:祖山人为韦皋致玉箫魂,斋戒七日,清夜,玉箫果至。

  《续定命录》:李行修初娶王仲舒女,王氏以疾终,秘书卫随曰:“侍御念亡夫人之深,何不问稠桑王老?”及行修除东台御史,次稠桑驿,有王老善录命,行修悟卫秘书之言,密令召之,遂说所怀之事。王老引行修繇一径入土山中,坡侧隐隐见丛林,老人谓行修曰:“但于林下呼妙子,有人应,即答云:‘传语九娘子,今夜暂将妙子同看亡妻。’”有顷,一女子引行修到一处,云:“十一郎且坐,娘子续出。”行修比苦肺疾,王氏尝与备治疾皂荚子汤。青衣持汤令行修啜焉,宛是王氏手煎之味。言未竟,夫人遽出,行修方欲申情,王氏曰:“与君幽显异途,不当如此。苟不忘平生,但纳小妹,即于某之道尽矣。”已闻门外女子叫“李十一郎速出”,依前同行,却至旧所。行修心愦然,一呕,所饮皂荚子汤出焉,皆灼灼可记者。

  又有能致人生魂者。《广异记》:天宝末,长安有马二娘者,善考召。兖州刺史苏说,与马氏相善,说欲为子莱求婚卢氏,谓马曰:“我一子,必求淑婉,卢氏三女,未知谁佳?幸为致之,令其母自阅视。”马于佛堂结坛,考召三女,魂迷悉至。马云:“大者不如次者,必为刺史妇。”天宝末,莱为永宁令,死禄山之难,赠莱怀州刺史。

  《画谱》:叶法善欲求李北海书碑。北海为括苍太守,不可强,乃摄其魂书之。北海梦中书碑竟,醒而遣人追视,宛如梦中。今名“摄魂碑”。

  《宣室志》:尚书王潜,节度荆南。有京兆吕氏子,以饥寒远谒公,公不为礼。有市门监俞叟,见吕生色有不足,吕具述其事,叟曰:“为设小术,以助归粮,可乎?”因覆一缶于地,有顷启视,见一紫衣人,长五寸许,指曰:“此王公也。”吕熟视,酷类焉。叟因戒曰:“吕生以食贫,千里而至,宜厚恤以展亲亲,何恃贵忘故耶?”紫衣偻而揖。叟曰:“吕生无行资,可致一马一仆、缣二百匹。”紫衣又偻而揖。于是复覆以缶,再启之,无见矣。及旦,叟促吕归,王公果召与宴游,赠以仆马及缣二百。

  又,张易在洛阳,遇刘处士有奇术。刘尝卖银缣,市中人负其值,往索之,不酬,且大詈。刘归,谓易曰:“吾夜当小惩之。”既灭烛,刘床头炽炭烧药。易寐未熟,暗中见一人吹火,火光中识其面,乃向市人也。迨曙,问市人,云:“夕梦人召,使吹火,气殆不续。”

  《开天传信记》:开元中,宫禁有美人,每夜梦被人邀去,纵酒密会,极欢而归,归辄流汗倦怠。帝曰:“此必术士所为。若复往,随宜以物识之。”其夕熟寐,飘然又往,美人见石砚在前,乃密印手文于曲房屏风之上。帝潜为物色,于东明观得屏风,手文尚在,所居道士已遁矣。

  《宣室志》:海南杨居士有奇术,会太守亦好奇,每宴游必召与俱。一日偶忤,守于郡堂阅妓乐,而居士不与。或笑之,居士曰:“君观我为君召其妓。”具酒,命小童闭西庑一空室,久之乃启,有三四美人自庑下妆饰华焕,携乐而至,列坐歌饮。至夜分,曰:“可归矣。”于是皆起,仍入空室中。客相目骇叹,尚疑鬼物。明日,有郡吏曰:“太守昨宴郡阁,妓乐无故仆地,暴风飘乐器去,迨夜方寤,乐器亦归。”竟不穷其繇。

  宣和间,洛阳李,少年豪迈,常游阡陌间。值某太守自南郡解印还洛,家富声乐,一宠姬,殊秀妖丽,于牡丹园一见如痴。时有猪嘴道人,售异术于尘中,具以诚告。明日招往,以一片瓦呵祝,移时付曰:“持此于庭壁间上下划之,当如愿矣。”如教,壁划然中开,竦身而入。曲室内斗帐画屏,极为华美,妇处其中,宿酲未解,见却立凝笑。遂登榻尽欢,循故道而出,壁合如初,瓦故在手。此后过三日辄一往,因泄于友人,后遂不验。(卷九)

  宋陈葆光《三洞群仙录》卷一一引《洞微志》云:“有苏德哥者,善合返魂香,但殂经八十一年已上者即不可返。时司天主簿徐肇尝泣告之曰:‘父母曾祖,皆欲一拜之。’苏唯唯,乃怀中取一贴如白檀香,撮于炉中,烟气袅袅直上,其香甚于龙脑。苏微吟曰:‘徐肇欲见先灵,愿此香烟用为追引。’食顷,忽然惊风拂幕,见其曾祖父母俱至。肇泣拜,熟视之,其衣冠装着,悉如平时,曰:‘今日嘉会,诚亦难得。’饮讫,徐徐出幕,为烟雾而散。德哥后亦不知所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保安州城隍
    某孝廉
    诸葛一鸣
    张真君
    思屯乾道人
    干雨
    韩清
    王玉英
    龙母
    海上探珠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