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胡子老官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胡子老官
                                                                                                投稿本站
胡子老官

  苏城商人蔡某,尝泊舟京口,见一客长躯伟貌,须髯被腹,髭长数寸,蔽口。窃计其有碍饮食,乃邀入食肆以观之。

  客临食,脱帽,拔髻中二簪,绾其髭,插入两鬓,长歠大嚼,旁若无人。食已,谢去,曰:“感君厚情,何以为报。”令舟中取一木棍授之,云:“倘舟行有人侵侮,当以此示之,云胡子老官压惊棍在此,彼必退去。”

  后行江中,猝遇暴客,蔡如其言,果不犯而去。如是者再,始知其为暴客之渠魁,威信素行于人故也。蔡后死九江,客闻之,赙以白金,遣人护丧至京口而去。(卷八)

  钱希言《狯园》卷一六云:“苏州皋桥,有何氏兄弟二人,世以贩漆为业。一日,大郎与二郎闲坐店中,见一长大汉子,其须自两眶下虬然而起,满面悉被长毛,不见其鼻。二郎大笑,谓:‘此人何从下食?’大郎便趋出,长揖而进。其人曰:‘与君风马,何缘见接?’大郎曰:‘见丈人状貌非常,特欲一致殷勤,无他意也。’进以鸡黍酒脯。其人袖中取出金钩子一双,左右分挂其须,从容饮啖,无异常人。既毕,谢主人曰:‘某萍梗江湖,遨游上国,落落无见知者。荷君兄弟置酒为乐,又执礼最恭,自惭无有,异日未知图报于何地耳。’自是别去。数年,杳无声迹。后大郎、二郎各挟资本往岭南贩漆。既至海上,恶风漂泊。夜为海贼劫至一寨中。兄弟相持而泣,自谓不知死所。寨主乃令抬头,认是苏州何大、何二,便下阶亲释其缚,大郎潜窥视之,即昔年满面长毛人也。其人问:‘兄弟何以至此?’答云:‘贩漆。’曰:‘漆不须买,荒寨所余。’开筵设具,强留之半月,赠以金缯无数,因遗之漆四十筒,满载还家。入门,与母妻相庆。兄弟各分二十筒。适新郭人来买漆,畀之一筒去。明日五更,复来。大郎疑其中有物,覆之,每筒底置二元宝在。因秘而不言,尽出其囊中装,托以他客,悉居二郎之漆,而罟其金。二郎不知也。后稍稍觉露,二郎不胜忿争,求索无厌。大郎便以毒药鸩杀之。二郎之妇讼于官,官论大郎抵死。狱已质成,无异词矣。后大郎亦使其妇出诉于御史台。时邵天民按江南,见大郎妇妍冶上色,非人间有也,径呼至案前,以眉语挑之。夜与指挥张建节谋,张取食萝凿空其底,坐妇于中,舁而进,驾言于送领给伴御史。宿三夜后,便更男子衣,夜混执灯者入,无忌惮矣。御史卒释其夫之罪而出之。里人皇甫司勋汸撰《淫史谣》云:‘暂收宝髻与罗裙,结束吴儿两不分。夜夜台中陪御史,朝朝门外候将军。’指此事也。王征君于虎丘舟中说之。”据此,后半部分情节已大有增饰。

  明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卷八据此敷衍成拟话本小说,题为《乌将军一饭必酬,陈大郎三人重会》。

  清禇人获《坚瓠己集》卷一亦记此故事,文云:“嘉靖初,吴县殷秀才尝遇客道上,修髯过腹,余髭垂两颐,拂唇而下者犹尺许。殷心念彼饮食作何状,遂前揖之,因叩姓名,邀入酒肆,设馔对酌。客出袖中小银钩,络双耳而挂其须。食毕,别去。殷特欲看其饮啖,初无意要结也。明年下第,自秣陵附商人舟南下,中流遇盗,皆跪伏不敢枝梧。盗忽问曰:‘舟中是殷秀才否?’殷猝未应,睨视其人,即长髯客也。客大笑,握手请罪,邀入舟,供具甚丰。殷笑问银钩安在?令二美女捧出,以金卮送酒,酬劝再三,谢殷曰:‘此地不足久留,公行矣!’悉还其劫物,以十束藤为赠,即扬帆去。客德殷,复厚赠之。殷抵苏,发束内,皆精金。盖劫他商物也。殷自是饶裕,入赀为郎,任光州丞。”

  又《曲海总目提要》卷四四有戏曲《玉蜻蜓》,亦插入此故事敷演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金凤钿
    陈阿尖
    蒲留仙
    三叹荡
    圣恩寺钟楼
    梦异
    田螺妖
    狂生
    杨八
    玉蟹桥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