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贤妻致贵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贤妻致贵
                                                                                                投稿本站
贤妻致贵

  程公鹏举,在宋季被虏,于兴元板桥张万户家为奴。张以虏到宦家女某氏妻之。既婚之三日,即窃谓其夫曰:“视君之才貌,非久在人后者。何不为去计,而甘心于此乎?”夫疑其试己也,诉于张。张命箠之。越三日,复告曰:“君若去,必可成大器,否则终为人奴耳。”夫愈疑之,又诉于张。张命出之。遂鬻于市人家。

  妻临行,以所穿绣鞋一,易程一履。泣而曰:“期执此相见矣。”程感悟,奔归宋,时年十七八,以荫补入官。迨国朝统一海宇,程为陕西行省参知政事,自与妻别,已三十余年,义其为人,未尝再娶。至是,遣人携向之鞋履,往兴元访求之。

  市家云:此妇到吾家执作甚勤,遇夜未尝解衣以寝,每纺绩达旦,毅然莫可犯。吾妻异之,视如己女。将半载,以所成布匹,偿元鬻镪物,乞身为尼。吾妻施资以成其志。见居城南某庵中。所遣人即往寻,见,以曝衣为由,故遗鞋履在地。尼见之,询其所从来。曰:“吾主翁程参政,使寻其偶耳。”尼出鞋履示之,合。亟拜曰:“主母也。”尼曰:“鞋履复全,吾之愿毕矣,归见程相公与夫人,为道致意。”竟不再出,告以参政未尝娶,终不出。

  旋报程,移文本省,遣使檄兴元路路官,为具礼,委幕属李克复防护其车舆至陕西,重为夫妇焉。(卷四)

  《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闺媛典》卷三三一《闺识部列传三·程万里妻白玉娘》引《尧山堂外纪》云:“宋末时,彭城程万里,尚书程文业之子也。年十九,以父荫补国子生。时元兵日逼,万里献战、守、和三策,以直言忤时宰,惧罪奔江陵。未及汉口,为虏将张万户所获,爱其材勇,携归兴元。配以俘婢,统制白忠之女也,名玉娘。忠守嘉定,城破,一门皆死,惟女仅存。成婚之夕,各述流离,甚相怜重。越三日,玉娘从内出,见万里面有泪痕,知其怀乡,乃劝之曰:‘观君才品,必非久居人下者,何不早图脱网,而自甘仆隶乎?’万里不答。心念此殆万户遣试我也,妇人必不及此。明日,以玉娘之言告万户。万户怒,欲挞玉娘。其妻解之,乃止。玉娘全无怨色。万里愈疑。是晚,玉娘复以为言,词益苦。及时,万里复告之。万户乃鬻玉娘于人为妾,而许万里以别娶。万里至是始自恨负此忠告,然已无及矣。玉娘临行,以绣鞋一只易其夫旧履怀之,以为异日萍水之券。自是万里为主人委任不忌,竟以其间窃善马南奔。至临安,值度宗方立,录用先臣苗裔,万里上书自陈,补福清尉。历官闽中安抚使。宋亡,全城归元,加升陕西行省参知政事。兴元,陕所辖也,于是密遣仆往访玉娘。玉娘初被鬻,自缝其衣,死不受污辱。久之,乞为尼,居昙花庵。仆踪迹至庵,出绣鞋玩弄。有尼方诵经,睹鞋惊骇,亦出鞋质之,相合。仆知是玉娘,跪致主命。尼谓仆曰:‘鞋履复合,吾愿毕矣。我出家已二十余年,绝意尘世。寄语郎君,自做好官,勿以我为念!’仆曰:‘主翁念夫人之义,誓不再娶。夫人不必固辞!’尼不听,竟入内。仆使老尼传谕再四,终不肯出。仆不得已,以鞋履归报万里,乃移文本省,檄兴元府官吏,具礼迎焉。夫妇年各四十余矣。玉娘自谓齿长,乃为夫广置姬妾,得二子。”二说大致相同而细节描述各有千秋,估计当时乃真人真事,因情节曲折,又极感人,故流布甚广,在流布过程中出现诸多变异。

  又,《曲海总目提要拾遗》卷三八有戏曲《易鞋记》,即据此敷演。

  《醒世恒言》卷一九《白玉娘忍苦成夫》则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发展,而成拟话本小说。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金竹寺
    石郎蓑笠墓
    陶庄
    古泗州城
    双义庙
    断布
    搭连袋
    打笆斗
    德清冤妇案
    三夫争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