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德清冤妇案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德清冤妇案
                                                                                                投稿本站
德清冤妇案

  德清某氏女,误适狂且为妇,狂且素无行,烝于其庶母,使妇以姑事之。居有顷,妇知所为,深心为耻。

  一日,庶母使作履,履成进之。庶母审视曰:“微嫌不正,奈何?”妇曰:“履不正何伤,惟须行正耳!”庶母大恚,谓妇讦其隐也。及夜与狂且谋,醉妇以酒而杀之,以暴病讣其母族。

  母族贫且懦,不敢与较。越年余,人言愈啧啧,咸讼妇冤,始赴县控告。时葬已久,发冢启棺,验其骨,忤作报无伤,讼不得直。他日易一县官至,复控之,仍不直,上控亦然,事已数稔矣。

  妇之昆季行,有以翰林通籍者,具状诉于刑部。部臣例题奏。时适换浙江学政,某公膺是差,陛辞时,上即以此案属之。

  公至浙,提此案鞫问,无端绪,验骨无伤也。公念此妇必冤,苟无以白之,即无以慰死者,亦无以复命也。乃托疾,星夜微行至邻省,求得老忤作一人,以重金聘之,与偕归;食与共食,寝与共寝,不使见一人,防贿至也。示日复验,至期,原被咸集,四方来观者如堵。老忤作检验毕,报曰:“确无伤。惟项下一根骨,已易去矣。死者年二十许,其项骨当达若何重量;今视此骨,乃一四十许人者,其重量仅若何耳。”秤之果然。于是尽传以前经验之忤作至,严鞫之,则当初次告发时易去者也。追原骨至,则竹木伤痕俨然。狂且至是,无可掩饰,始承醉妇以酒,以笆斗加其项而压杀之者,遂论如律。

  此文为清末新闻,因其情节曲折离奇,遂广为流播。苏州评弹艺人据此创作成曲艺作品,在江、浙一带传唱,反过来又对口头文学产生了影响,绵延至今而不衰。当代采录,可参阅《浙江省民间文学集成?湖州市故事卷?笆斗冤》(浙江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徐庶成真(三则)
    娶妾得泥佛
    雷殛恶人
    买糕桥
    巨蚌成精
    青天白日
    雅赚
    刘子仪膏药
    麻疯女邱丽玉
    樟柳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