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民间故事 >> 正文

  没有公告

  陶庄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陶庄
                                                                                                投稿本站
陶庄

  天长龙兴集之北,有感荡湖,烟波浩渺,水禽咯啁,颇称佳景。湖中央有土丘一坯,广可十亩。东为贝冈,蜿蜒起伏,水田四达,涓涓由东之西入湖,必经土丘过。登丘一望,视横治诸山,宛在几席。而后面又有数十小培可为靠厢。城郭台榭,遥为西屏。双桥彩虹,如张旗鼓,是真吉壤。惜向无人知,仅为耕农散牧之所。

  忽有客自江西来,毛姓峤名,方壶其字,自云“堪舆家”,馆于卢龙陶宅,宾主投洽。为人寡言笑,爱趺坐,间言休咎,无不奇中。然每午餐后,必芒鞋竹笠,放浪于山巅水涯,茕茕来去,至夕方归。又自弄小艇,游湖上,必穷极烟水深处而后返。忽微疾,陶翁亲为侍汤药;瞬西风起,陶翁立制新衣赠之,不受。翁俟其寝熟,潜易其敝者。毛无奈,始衣之。婢仆伺役,礼或稍疏,翁必加杖责。毛感极,忽谓翁曰:“旅人飘泊,承盛德,思有以报,未知翁意所在:欲贵乎?欲富乎?乞示我。”翁曰:“能富即贵耳。”曰:“湖中有佳处,可为阳宅,子孙徙而居之,可富数百甲子。”

  翌日,偕翁放船去,为指示,即是丘也。翁归,即以重资购成,四围水田,亦在其内。呼工庀材,倩毛诹吉点向。毛蹙额曰:“翁知鄙人毛遂之意乎?”曰:“不知。”曰:“仆自知命宫,往后有三十六年磨蝎运,恶曜所照,数不可逃。若家居,尤颠沛。顷为翁卜筑瀛第,成则翁富,富则地灵怒,鄙人必丧明,终日黑摸索,谁为给衣食?翁长者,能谕子孙不失信乎?”曰:“是何言?仆即瞑目,当立遗命,违者堕泥犁。”毛喜,即为营造。

  上梁日,毛犹与翁闲话曰:“若为竹径,若为荷亭,便不负诗情画意也。”言未已,忽睹日边有黑子如弹,声铮铮自西来,倏忽大如鹰隼,遽扑眉宇,毛大呼倒地,扶起视之,二目已盲。由是坐卧行动,常在一室,饮食供养,精于平时。翁长子、次子,均于是秋文武同中式,翁益信毛。

  时于柴门倚杖,看湖天水月,翛然出尘。忽睹前岸有火光,若青磷之乱舞。然火有焰,而光有芒。问毛,曰:“试往掘之,必有得。”如言,携畚往,果得窖朱提十二瓮,遂大富。

  长、次两君,欲赴京兆试,毛颇阻挠。不听,公车北上,竟中进士归。翁犹如故,而其子竟不能不心焉疑之。长君旋以太守,次君亦以都司,出仕五六载。翁病笃,呼两子弃官回籍,宦橐甚丰,陈骡纲于庭。翁唏嘘曰:“尔辈知从何始有今日?”曰:“大人德荫也。”曰:“非也,此毛君之功。我死后,尔辈积德累功,以报毛君,更事之如父,较重如寻常父执,则地利可坚。倘礼衰,即以不孝论。”两人泣受教。翁更托孤于毛,宾主嗟叹。

  翁卒,二子守制于家,颇事声色,作威福。毛谏之,不听。即亦不再言,而礼竟从此缺。毛枯坐团瓢中,闻厅事酣歌快舞声,詈挞奴仆声,颇不耐。忽又闻两三小童唱曰:“瞎子瞎零丁,吃了多少死苍蝇;瞎子瞎鹿渎,吃了多少钻蛆肉。”心更厌恶。

  一日,有斗鸡误落藩溷淹毙,次子谕即弃去,长君立命以陶器就火燔熟,为毛午餐。餐已,雏婢来问曰:“先生食鸡味甘乎?”曰:“味犹是也。”曰:“得味外味乎?”毛知有异,婉询婢。婢缕述,知大郎之恶作剧。嘱勿语,收匕鬯去。由是毛心颇寒,而辞色不露。惟命环第四围多种桑,询何所取,曰:“寻常青乌,只知此处为横冶入湖正脉,沙岸回环,辅山道向,不知此名龟趺穴,值以树,则绿荫参天,如龟盖之生绿毛,贵不可言。”两人信而从之。

  植甫年余,地忽震动,举宅惶恐。毛遽以手抚匡床呼曰:“误矣!”询之,曰:“吾妄言,言非公子所深信。盍掘中堂地二尺,可得一断碣。”如言,掘果得。文曰:“形则龟,体则瓢,葬者汉将军,破者江西毛。”字隶体,苔花绣涩,短石如砖。述于毛,曰:“公子无恐,有仆在,禳之尚未晚也。”遂扶杖,步第之左右,口嚼土花,辨味而定穴者四。曰:“盍急穿深井。”又于第后植杖画地如人字,曰:“盍急浚小沼。如是,则老元绪当长相守,富贵可万年。”工甫竣,毛之双瞳突开明,遂揖别曰:“廿余年坐承豢养,心甚不安,幸天佑盲瞳复明,从此天涯海角,或有晤时。”欲挽之,已飘然徒步行。

  毛去,茕茕一身,资斧断绝,行至来安山中,有小庙,距郭近,神佛抛露,众丐居之。毛谓丐曰:“尔等能供养我,我能为尔等造命。”从丐争应曰:“诺。”即洁后殿一笏地以居毛。各出乞于村市,归以洁者奉毛,甚殷勤。

  年余,丐中有黄耳小犬,病痫毙,毛命醵钱,市小棺,并以衣冠殓犬,各披麻执杖,号泣如所生。毛于庙后点一穴,瘗犬。讵瘗后,众丐心顿明,渐知愧耻。忽泣曰:“嘑蹴嗟来,何其难堪乎!”遂改习织蒲,或小负贩,渐得利。

  不二年,丐俱化为小康,各于近村营家室,不忘毛德,争供养之。毛曰:“尔曹曩以庙败,渎神已甚,盍可醵资,略修葺,吾能使庙兴。”众曰:“诺。”毛为之开巨牖二,接南山秀。开土窟一,泄北阴煞。置签筒,集签诗,而神亦灵显。车马纷纷来报赛,卖茶卖香烛者,环居成村落。又来高僧主席,缁衣白足,不下百人。画栋雕梁,晨钟暮鼓,成大精蓝。

  是日,正集众善信,开道场,毛亦合掌念佛。忽有香客,云:“自龙兴集来。”凝视诧曰:“公其陶庄之毛先生耶!”曰:“然。”客遂缕述陶庄事:“陶自毛去后,不两年,被盗,遭祝融,罹冤狱,家业顿倾。两君削职,已物故。庄乃废为丘墟,子孙式微,不知何往。”毛泣曰:“吾以一念愤,不几负吾死友乎!”众益审毛之术神,富家大室,争来邀致,而毛已杳矣。

  至今陶庄一抔土,尚无居人,四井亦湮没。耕者掘地,常得古砖,上有古钱文凸出,并造砖工人名。细玩之,果墓砖。(卷八)

  可参见本卷所收慵讷居士《咫闻录?罗诚》,类似故事至今仍在各地流播。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徐庶成真(三则)
    娶妾得泥佛
    雷殛恶人
    买糕桥
    巨蚌成精
    青天白日
    雅赚
    刘子仪膏药
    麻疯女邱丽玉
    樟柳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