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故事 >> 神话传说 >> 正文

  没有公告

  黑豹冒死斗银狼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黑豹冒死斗银狼
                                                                                                投稿本站

     这一年年初,在日本发生了一连串暗杀事件。先是法务大臣仓助,在东京遇刺。接着日本前首相津田川也在乡下白马村的别墅里遭枪杀。事态仍在恶性地发展着,没过几天,现任副首相又在大街上被人从背后开了一枪,倒地身亡 

     面对着这些恶性大案,首相决定严密封锁消息,以免引起社会的动乱,并命令里木迅速破案。 

     里木是什么人?他是全日本唯一拥有先斩后奏特权的秘密检察官,直接由法务大臣领导。此人本领高强,曾使许多穷凶极恶的歹徒闻风丧胆,世界各国的同行们都异口同声地称他黑豹。 

     里木从被害者身上取出的子弹,已判断出凶手是谁了。子弹上都刻着银狼的印记,这是职业杀手黛珂专用的。 

     提起黛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可算是出足了风头。她当时只有 20 来岁,曾在法国、意大利、苏联、美国和日本,成功地刺杀了五个强大的对手,被誉为 “年轻天才的杀手”,深得当时美国总统的赏识。因为她专用银狼子弹杀人,所以人们才叫她银狼。 

     里木虽然久闻银狼黛珂的大名,但却不曾见过她,只知道她现在应该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婆了。里木来到白马村,住在东急旅馆里。几天来,他从种种迹象判断,住在同一旅馆的卡德夫妇,很可能就是黛珂夫妇。于是,他把卡德夫妇盯上了。与此同时,他还在查找埋伏在日本国内的黛珂的同党。 

     自然,黛珂不是好惹的。她曾给里木几次严重警告,放暗枪,驾着私人小飞机扫射最后把里木的助手射伤。里木面对这凶狠的对手,发誓说:“不除掉银狼,我不算黑豹!” 

     这天下午两点多钟,里木回到旅馆,拿着钥匙,向自己住的 264 号房间走去。到门前,他侧耳听听,怕房间里有黛珂一伙埋伏,见没动静,这才开了门。他又看看四周,见房间里没有任何埋伏的迹象,便回手关上门,挂上了安全链,想躺到床上休息一会。他脱下黑皮夹克,取下挂在肩头上的手枪套,放在沙发上,他的头刚一接近枕边,他又突然跳起身来。啊,枕头上有颗子弹。他拿起来一看,是银狼子弹! 

     里木认真仔细地检查了床下、浴室、写字台以及柜橱,疑心敌人会在他的房间里安装定时炸弹。结果他什么也没查到,这才放心。他把银狼子弹放进皮夹克兜里,自言自语地说: “等着吧,看谁斗得过谁!” 

     他正闭目养神,只听从隔壁房间传来了悄然地关门声。里木纳闷:“隔壁哪来的客人?我为了安全,不是把左右隔壁房间都包下了吗,他们怎么又租给别人呢?”他马上用电话问服务台,服务台回答根本没有租出去。里木一听,忙掏出手枪,到隔壁房间去查看:房间里没人。当他刚要搜查写字台抽屉的时候,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一阵轻微的 “嗒、嗒、嗒”的响声。他一听就知道,写字台里有定时炸弹。 

     这只定时炸弹只有火柴盒那么大,却是威力无比,显然,敌人是想叫里木同几间客房一起飞上天。若不是他耳朵灵敏,再迟几分钟,他可就完啦! 

     里木回到自己房间,电话铃响了。他拿起听筒,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冷笑声:“微型炸弹也没能碰着你一根毫毛,到底是大名鼎鼎的黑豹呀,佩服,佩服!” 

     里木听罢,平静地说: “银狼子弹和微型炸弹我收下了,作为报答,我会在近日内让你死个痛快!” 

     里木放下听筒,想了想,给服务台打电话问: “请问卡德先生在吗?我想同他们夫妇共进晚餐。” 

     服务台回答说,卡德夫妇中午之前出去了。 

     里木当然不是要同卡德夫妇共进什么晚餐。方才在电话里那女人的冷笑声,太像卡德夫人了,如果是他们夫妇亲自放的定时炸弹,那么他们应该离开作案的旅馆,而且也不应该在旅馆里打电话,因为那会被查出来的。 

     卡德夫妇的离开,更加深了里木的怀疑。他真担心他俩溜了。里木想到外面看看。他刚出房门,只听楼下传来 “嘀嘀”声。他扑到窗口一看,只见一辆小轿车停在门口,车里走出上了年纪的卡德夫妇。里木对自己说: “这回你们走到哪里,我将跟到哪里!”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小轿车载着卡德夫妇走了。里木即刻驾驶自己的路神牌小轿车跟上去。提起这辆路神牌轿车,知道的人,没有不翘大拇指的,它尽管是36 年前的老车子,但经过一番脱胎换骨的改装,已变成了地地道道的成车。车身用硬质合金材料,即使用机枪扫射也不会射穿。 

     卡德夫妇乘的马克牌小轿车,正在林间道路上不紧不慢地行驶着。当到了三岔路口时,马克出乎预料地向大白马雪溪驶去。这条狭窄的公路越走越险峻,路旁是一条同路平行的大深谷,稍不注意,就有车毁人亡的危险。前方的白马雪溪,在盛夏季节倒是旅游的胜地,而眼下已是深秋,那里变成了冰雪世界,里木真不明白,他俩到那儿干什么? 

     里木正想着,忽然马克的前灯发出了三下闪光,然后猛地加快了速度,向前开去。路神正要追赶,一辆冷藏车窜出来拦住了去路,并且 “哐当”一声打开了车门。里木刚刚来得及煞车、熄灭车灯,冷藏车车厢里便发出了“嗒、嗒、嗒”的机枪声。 

     里木抓起全自动来福枪,飞身滚出了驾驶室,冲进密林,从大树背后开枪还击,随即,冷藏车里传来几声惨叫,机枪成了哑巴。 

     里木正要跑出来,不料冷藏车的驾驶室里又射出机枪子弹,里木卧倒,扔出微型炸弹,将车厢里杀手全部炸死了。现在,里木已经认定马克车里的那对老年夫妇,就是黛珂夫妇。但是他作梦也不曾想到,这场凶杀案是被黛珂杀苑的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前首相津田川指使的。杀人报酬是五亿日元。 

     那未,津田川为什么也被黛珂杀了呢?说出来让人吃惊。原来是他自己叫黛珂杀死的!他患了肺癌,而且到了晚期,他想反正要死了,何苦再受病魔折磨呢?但他在临死前要几个死对头一块儿死,这样才安心。 

     黛河的狼穴设在白马大雪溪。现在冰天雪地,那儿人迹罕至,两个空关着的旅馆,正好住人,直升飞机藏在那里,也没人发现。今天夜里,她把里木引来,是想让他有去无回。因为黛珂的一系列暗杀计划还没有完成,而里木是她最大的障碍。 

     冷藏车是黛珂为里木设置的第一道鬼门关。她以为里木在冷藏车面前很难死里逃生,不料,里木机警地躲过弹雨的袭击,消灭了杀手,在通往狼穴路上的决斗中,里木打赢了第一个回合,但他左臂挨了一枪。他迅速包扎好伤口,跳上路神车,追赶银狼夫妇去了。 

     路神车猛追一阵,终于追上了马克车。一条羊肠小道穿过阴森森的密林,悬挂在陡坡上。马克车挡住了狭窄的路口,路神车无法过去,里木只好下车。 

     里木将子弹推上膛,食指勾着扳机,目光向四周仔细搜索一遍,然后小心地向马克车逼去。他担心车里有埋伏,想绕过车子徒步上山,但不行,马克车两边都是刀切似的 “高墙”,没法过去。里木想,银狼为什么将车子横在路口?难道仅仅是想阻挡我的车子开过去?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里木想到这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正如里木所预料,车子里有颗定时炸弹,就在里木后退的时候,“轰”的一声,炸弹爆炸了。一股热浪把里木冲出几米远,人被掀翻倒在雪地上,来福枪也飞了出去。 

     里木受伤的左臂流出血来,他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找到来福枪,又去路神车里取出机枪,步行上山。 

     里木走出没多远,只见山路渐渐变宽,这时天也渐渐黑了。里木借着月光,观察前面那三十度陡坡的山顶。坡顶的右侧有片平坦的场地,场地上有一堆堆木材,木材上积满了雪。 

     为了免遭银狼的伏击,里木趴在雪地上,匍匐着向木堆爬去。当距离木堆七、八十米远的时候,忽然木堆后面有人在说话了: “里木先生,欢迎光临!” 

     里木先是一怔,紧接着把枪口对准了发话的方向,同时防备着对方的子弹。 

     对方又以嘲笑的口气说: “你单枪匹马一直追杀到这里,真是佩服你。不过你不要这样害怕,本人不是职业杀手,而是职业打手,从来不屑用枪杀人。” 

     里木冷笑道: “你想骗我站起来当枪靶子吗?” 

      “好,那我先站出来,你有种就别搞突然袭击。”说着,一条大汉赤手空拳走了出来。 

     里木见状仍然没有站起来。他知道这是花招,在木堆背后还有拿枪的人呢。 

     大汉说: “你的左臂好像伤得不轻嘛。” 

     里木冷冷地说: “对于你的慈悲,我根本不感兴趣!” 

      “你误解了。”大汉摇摇扇子般的大手,“对于黑豹,我没有这种慈悲的义务。我的任务是干掉你!” 

      “那么你试试吧,我愿徒手奉陪!”里木毫不示弱地回答说。他当然明白,对手不是一般角色。但他也深知自己的力量。他徒手搏斗的功夫是很全面的,既有日本柔道的技法,又有中国武术的功夫,可惜的是左臂受伤,不知今日能否战胜对手。 

     里木爬起来,和大汉长时间地对视着。大汉右腰上挂着一把登山刀,拍拍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要求徒手。里木不甘示弱,将手里的来福枪和机枪放下,准备和大汉较量。里木尚未站定,突然,大汉凌空跃起,双脚照准里木的眉间瑞来。里木伸掌一接,就势向后一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里木腹肌一收,倏地跳了起来,刚刚放开应战的姿势,大汉脚步已飞快滑近,用双勾拳直捣里木的左右肋骨。里木呻吟了一声,身子一晃,似乎就要向前扑倒。大汉飕地拔出登山刀,直朝里木的后脑砍去。里木嗖的一闪,躲了过去。大汉立刻以左脚为轴,右脚旋舞着,照准里木的左肩狠命地踢去。 

      “啊!”里木一声惨叫,被踢得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才收住脚。他左臂伤口又出血了,痛得他额头汗珠直滚。 

     大汉十分得意地说: “好,第一回合结束,进行第二回合!”他把登山刀在两只手中飞快地倒来倒去,变换得令人眼花缭乱,忽地他把刀投向里木。里木头一歪,躲了过去。大汉不等里木转过神来,照准里木脸颊,“噗!噗!”打了两个上勾拳。 

     里木嘴里喷着血沫,仰身栽倒。大汉飞脚向里木的额头上凶狠地踢去。里木飞快地翻滚,躲闪,看准时机,拽住了大汉的一只脚,把大汉掀翻在地。 

     反击的时机来了!里木挥起右拳,狠狠地击中了大汉的下颏。大汉的颏骨顿时被击得粉碎。接着,里木一跃而起,照准大汉的耳根又飞起一脚,送他去见上帝了。大汉在咽气前留下半句话: “过不了几分钟,你也会” 

     会什么呢?里木正在猜想,天上响起了直升飞机的隆隆声。 

     里木听到飞机声,急忙操起了机关枪。这挺机枪有七公斤重,装有近60发专用子弹,简直是个超小型炮弹发射器,厉害得很。里木正要跑到木堆旁能藏身的地方,直升飞机已 “呜呜”地飞到头顶,并且吐出了机枪的火舌。里木抱着机枪,在地上滚着,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飞速地躲进木堆里去。 

     直升飞机见状,立即俯冲下来,一阵弹雨撒在木堆上。多亏上面有厚厚的积雪,要不然准会燃烧起来。 

     直升飞机在木堆上空,不停地兜着圈子,不时地发射子弹,里木无法还击。他正在焦急,直升飞机突然飞走了,里木心里明白,这是银狼要引他出去。里木将计就计,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装着要上山的样子。直升飞机一看,扭头就冲了过来。就在直升飞机扭头的当儿,里木已把机枪口瞄准了它。当它俯冲过来,还来不及开枪,已被里木机枪击中, “轰”的一声,化为一团浓烟烈焰,消失在空中。 

     直升飞机的一声轰响,化为灰烬,这使银狼黛珂既悲痛,又愤恨。要晓得,驾驶飞机的是她的丈夫啊。现在,狼穴里只有她一个人了。就是说,她得亲自出马,同黑豹决斗了。 

     再说里木今天所以把机枪扛来,正是准备对付这架直升 飞机的。前天他差点没死在这架直升飞机的枪口下。现在,直升飞机报销了;他就把机枪放在木堆里,拿着来福枪继续上山找银狼。这里离山上的两家旅馆只有几分钟的路。里木知道,马上就要同银狼面对面地交手了,他得格外小心。里木只走了五、六十米远,忽然前面又出现了一大堆木材。枪,里木 “啊”的一声,倒在地上不动了。 

     躲在木堆后面开枪的,正是银狼黛珂。她以为打中了里木。 她等了好一会儿,见里木仍然一动不动,就把帽子戴在一根本 棍子上探出来,装做探头的样子。可里木还是死人一般地趴在 地上。银狼黛珂担心里木装死,想再补上一枪,可是,就在她 要扣动扳机的当儿,里木就地一滚,向她连开三枪,这个世界 著名的职业杀手,连 “哎呀”一声都没来得及喊,就扑在地上死了。 

     黑豹冒死斗银狼的故事,就到此结束。(孟绍禹)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特别电话 888
    智除内奸
    人鲨之战
    麦哲伦环球探险记
    大战 “绿风怪”
    羽毛蛇秘密
    野人杀虎
    永远失踪的车厢
    钥匙在哪里
    蓝色的海豚岛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