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美文悦读 >> 九下配套阅读 >> 正文

  没有公告

  猪与木鱼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猪与木鱼
                                                                                                投稿本站
猪与木鱼

   我在13岁那年遇见她,现在,我16岁。

  前几天,跑到以前一同去的影碟店拿订的影碟,老板十分诧异地问我:“你的朋友呢?”我笑笑没有回答。

  我们常常一起去买碟,不管是动画、电影还是音乐,两个女孩蹲在柜台前,一边翻那些繁杂的光碟,一边不时说几句没营养的话,发出嗤笑的声音。

  有时,也会去逛那些首饰店,一边翻漂亮首饰后面数字吓人的价格牌,一边发出夸张的啧啧声,不停地喃喃,那么贵呀,压榨人民啊!惹得一边的服务员不断地瞪我们,而她脸上满是恶作剧的光芒。

  总之,她是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并不美丽,还有些胖,但是性子与我相合。

  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

  那些年月里,我们毫无烦恼、无忧无虑。下课时,一帮孩子坐在一块儿说话,有时还嚼着薯片,放肆而无畏,脸上满是天真的表情。我们经常吵架,抓着对方的弱点便往死里咬,我说她是“猪”,她骂我“木鱼”,丝毫不怕坏了感情。一直到后来,这两句骂语竟成了我们互相的称呼。

  我依稀记得,六中一楼的倒数第二个教室,靠窗的位置有风吹过来,直吹得门前的梧桐叶沙沙响,直吹得她的短发迎风飞扬。

  我时常会带许多小说去学校看,那时并不知道什么安妮宝贝、郭敬明之类的,只带些《红楼梦》、《镜花缘》去,用食指一排排指着看。有时,还用铅笔做着记号,她笑我:“跟做什么学问似的。”我回头瞪她,她却笑得更欢了,直趴到桌上去,我无奈地叹气,不再理她。

  《红楼梦》里有许多诗词。于是,有一段时间,两人都疯了一般地爱上宋词。小女子般的人,自然爱婉约派的词,背的尽是些“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见了面,也不尽聊些明星八卦或是笑话了,假模假式,对暗号般地吟上几句:“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两人倒也默契,说了上句,马上便能接下旬。

  可到底是没耐性的小孩,一天一首哪能坚持下来,没几日便荒废了。谈起时,她总是笑道:“咱也算过了一回文人骚客的日子了。”我直骂她:“真是没脸没皮的。”

  几日前翻东西,找到一个本子,上面密密麻麻地抄了几十首词。记得她也和我一般,买过一个本子抄词,现在想起,那些缠绵的句子都忘得差不多了,犹若那时的岁月。

  二年级开学不久的一个星期天下午,碰巧读了安妮的《告别薇安》,惊觉文章还可以写得这么冰冷彻骨,于是豁然开朗,或者说,“泥足深陷”。那些日子里,我们几乎看了所有80后作家的书,郭敬明、韩寒、张悦然、周嘉宁。我爱张悦然的苦涩,周嘉宁的细腻,她爱郭敬明《幻城》里美丽和凄然的樱空释,那些华丽至极的句子,慢慢组成我们微苦的青春。

  后来,便是那场噩梦一般的奥赛选拔,那个微凉的秋季,没有人与我们一起唱歌。她没有考好,怯怯地站在楼道里冲我笑。笑容易碎,她玩笑一般地说起,接着便是她妈妈给她的那一巴掌,声音麻木而脆弱。我无话可说,看着她的侧脸,面部隐隐发疼。

  2005年,我终于初三了,带着那些隐藏着的危险气息,穿过川流不息的人群,恍然觉得所有的人都将自己的伤口藏得那么深,我想起她在夏日的午后对我微笑,从不知名的书中读道:“安慰捉襟见肘,你要冷暖自知。”可是,当冷暖的交界日渐模糊,我们是不是还能分清自己的感觉呢?“冷暖自知”,我没有把握。

  以前在《岛》里看过这样的句子:“有哪个号码,才能让我一下子寻找到你?”我不愿到那般境地。直到现在,我还时常去回忆初三那段日子,那些张扬的、任性的女孩子们,也许,那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那样的季节里,我会因为考试不好而哭泣,而她依旧对分数抱以无所谓的态度。她有时会在课堂上睡觉,而我还是做着数不清的试卷。可是,我们都不是孩子了,结局迎面而来。

  我们时常说起那些有着美好结局的小说。我们对自己说,每个童话都有好结果,总会有好结果……

  毕业时,我们没有哭泣,连道别也没有,更别说什么同学录了。暑假里我们仍在一起,晚上一同散步,早上一同晨练。我迷上了动画,她便陪我一起看,我们买一大堆一大堆DVD,我们15年看的动画也没有那一个暑假多。

  高中开学以后,便没有那么多相处的时间,我是那样地想念以前的朋友。我告诉她,她说,我们要学会忘记,学会坚强。我一个人听歌,只用一只耳机,因为另一只耳机是留给她的。我在大半夜里发呆,在空旷无人的操场上听自己的足音,那样的时刻,孤单如同空气。有时去看电影,一个人。我想我终究老了,越来越害怕空洞的热闹,越来越爱看那些小成本的电影,却对大片提不起兴趣。电影结束时,我的眼泪在黑暗中流下来,谁也看不见,身边的位置是空着的,让我想起曾经与我一同看电影的聒噪女孩。

  于是,当她问我要不要回学校去看看时,我马上答应了,好!

  学校里有一片很大的草坪,阳光很好,我坐在草坪上昏昏欲睡。她告诉我,这所学校,她唯一爱的,便是这片草地。她拉我在太阳底下奔跑,跑过齐整的草坪,跑过没膝的杂草,我们一直跑,仿佛只有跑才能甩开跟在身后的厄运。

  我们说起未来。

  “父母说了,只要考上400分就能送我去中国××大学。”她淡淡地说,笑容里有惨淡的感觉,“我以为我会是我们这些人中最自由的,原来,也只是顺着父母所指的道路行走。”

  “梦想,便是不能实现的事。”我说。

  这之后,许久不再联系了。有时去买碟,老板倒会提起她。

  此时,我突然想起,她曾经满面笑容地站在时光深处对我说,猪和木鱼,要有最遥远的梦想;猪和木鱼,要有最朴素的生活。

  其实,“猪与木鱼”曾经存在过,就早已足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人性的弱点
    儿子的完美提案
    手足情深
    对不起,爸爸,让您等得太久…
    谁是天使
    十一封举报信
    墙内“幽灵”
    23次相同的回答
    偶像与底色
    给十八岁以下的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