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美文悦读 >> 八下配套阅读 >> 正文

  没有公告

  杯中窥人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杯中窥人
                                                                                                投稿本站
杯中窥人

   我想列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可以严谨地律己;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含羞草掞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

  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得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写杂文的就是如此。《杂文报》、《文汇报》上诸多揭恶的杂文,读之甚爽,以为作者真是嫉恶如仇。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自身的郁愤——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倘若这些骂官的人忽得官位,弄不好就和李白一样了,要引官为荣。可惜现在的官位抢手,轮不到这些骂官又想当官的人,所以,他们只好越来越骂官。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人躺在床上伸懒腰了,撑足了杯子。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我又想到中国人向来奉守的儒家中庸和谦虚之道。作为一个中国人,很不幸得先学会谦虚。一个人起先再狂傲,也要慢慢变谦虚。钱钟书起初够傲,可怜了他的导师吴宓、叶公超,被贬成“太笨”和“太懒”,惜后来不见有唯我独尊的傲语,也算是被水浸透了。李敖尚好,国民党暂时磨不平他,他对他看不顺眼的一一戮杀,对国民党也照戮不误。说要想找个崇敬的人,他就照照镜子,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在二十四品之外的叛才?

  然而,在中国做个直言自己水平的人实在不易。一些不谦虚的人的轶事都被收在《舌华录》里,《舌华录》是什么书?——笑话书啊!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者时,纵有一身才华,切记断不可傲也,汝视《舌华录》之傲人,莫不作笑话也!”中国人便乖了,广与社会交融了,谦虚为人。

  中国看不起说大话的人。而在我看来大话并无甚,好比古代妇女缠惯了小脚,碰上正常的脚就称“大脚”;中国人说惯了“小话”,碰上正常的话,理所当然就叫“大话”了。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得欲坠了。于是涉及到了过分浸在社会里的结果——犯罪。美国的犯罪率雄踞世界首位,我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对美国印象不佳;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一个美国孩子再有钱,他也不能被允许进播放黄带的影院。中国教育者是否知道,这和青少年犯罪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沾染社会,便会——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中国就没这个词。

  写到这里,猛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

  链接:

  本文是“80后”代表作家韩寒获得第一届“新概念”大赛一等奖的作品。韩寒能写本文,还有一段故事。当年,韩寒在妈妈的鼓励下参加了初赛。但因邮路关系未能收到复赛通知,评委会决定让其进行补考。

  在评委驻地,作家、《萌芽》编辑李其纲受委托即兴出了一道补考韩寒的试题:他随手将一张纸捏成一团。然后将它置入一只盛有半杯水的漱口杯中。要求以此写一篇文章。

  揉成一团的纸被扔在水杯中,开始,它还没有湿透,浮在水面上,可渐渐地,水将纸团浸湿,纸团也就慢慢地沉入水中。

  虽然这是一个极其平常的现象。但韩寒却在其中看出了一个极其深刻的道理。韩寒当即援笑声立就,在45分钟内作《杯中窥人》一文而轰动全国媒体争相报道,一时传为“神话”。

三月的乌镇

   三月的乌镇,没有想象中盛得快满的湿润,也没有清朗得丝丝分明的湛蓝的天空。她只是维持着她一贯的宁静,让人丝毫不敢大声说话,连行走的脚步都得轻轻触地,生怕一不小心拨动了“宁静”这根弦。

  不管你从哪个方向看,长长的环城河都是你眼中不变的底景。白雾、船篷或者你心中的思绪便是些零碎的音符,微微地,细细地叩响在你心灵深处……

  西栅老街与青石板路

  两千五百个春秋,不知算不算久远,西栅老街经历了一代又一代小桥人家的悲欢离合。那些石板铺成的路永远都是恰到好处的徽徽润湿,以至年岁把它涂成了铜绿般的青。一块一块的青石,像被人随意摆在狭长的里弄里,一凸一凹,一跛一拐,仿佛应验着乌镇的沧桑。这种破碎,让人很容易就错把《边城》里的翠翠搬到西栅老街里。那扎着两条辫子穿着碎花衣服的姑娘跑在不见尽头的小巷里,“等过第一个秋,等过第二个秋,等到最后,竟忘了有承诺。”青石板路上的铜绿,西栅老街的气息,注定会孕育这种潮湿的凄美。

  其实、称西栅老街为“街”似乎还不够准确,因为它是镶嵌在河流的罅隙中。乌镇的河,可以说是乌镇的眼睛,灵动、静谧、和谐。坐在乌篷船上,缓缓地徜佯在晚霞的余晖落雾中,沿途的吊脚楼也跟着你一起漂流。

  盈盈碧水相环,阁楼隔水相望。如歌的岁月,如水的柔情。身在涓流中,心恬静而博大,仿佛在广阔的草原上,放牧心情。

  逢源双桥与深宅大院

  有河的地方必定有桥,逢源双桥便是连接两岸不同人家的纽带。闲暇的老人如果走累了,坐在桥上,抽袋烟,吹会儿风,或者闹目片刻,就像印度教里的冥想、起身再走,就像雨后天晴般爽朗。在乌镇,完全想象不出城市的模样、完全触摸不到城市的棱角,但这里依然有坚守阵地的人们,他们相信宿命,他们甘于清贫。他们在祖传下来的深宅大院中继续传递他们的观念。而每一座宅子从里到外的门,都必定在一条直线上。清晨,层层打开,站在逢源桥上往里看,仿佛是岁月的门在向我们次递敞开……

  宅院门前是逢源双桥,过了逢源双桥,就是宅院大门。乌镇人走得并不远,他们的眼光并不广,但沉淀在他们骨子里的文化底蕴,却是像那院子一样深,我们永远也读不完。

  三月的乌镇,氰氲在渔火与层霉中。人生也莫过于这水样年华中一个虚幻缥缈的梦。而乌镇,便是这梦中不着边际的情节:而我,却依然想听那橹声欸乃,依然想邂逅一段绝世的美。

  (郭枫推荐)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上帝只发送种子
    世上最完美的爹娘
    美丽的银项圈
    善的情怀
    有本事,你也撕
    真正的优雅
    心在十年后
    在网上遇到儿子
    我与儿子
    一条醒世脱俗的毛毛虫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