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美文悦读 >> 七下配套阅读 >> 正文

  没有公告

  你和我的账簿是那么不同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你和我的账簿是那么不同
                                                                                                投稿本站
你和我的账簿是那么不同

  小跳,你不要怕

  姚芬兰比我大10岁,16岁那年来到我家。她是继父带过来的女儿,17岁才考上高中,成绩不好,却偏爱去学校。继父叮嘱她多做家务为妈妈减轻负担,她便常常累得腰酸背疼,喜欢发小小的脾气,我故意在一旁嘲笑她,她急起来,如老鹰一样到处捉我。

  继父说:“芬兰,你让着小跳,当姐姐得有当姐姐的样子。”她咬牙切齿哼了一声说:“她姓伊,我姓姚,怎么偏偏成姐妹了?”继父想了想,觉得她说得有理,第二天竟然带我去改了名字,我就成了姚小跳。7岁的我,没有办法反抗,想起前年生病去世的父亲,我哭起来,一路伤心地流泪回家。那天晚上,姚芬兰破天荒地帮我打来洗脚水,还偷偷塞给我一包奶糖,我数了数,一共有7颗糖,其中4颗已经和糖纸“血肉相连”了,不知姚芬兰攒了多久。

  妈妈和继父一道去了采石场,没想到意外发生了,他们遇到哑炮,被炸得四分五裂。姚芬兰拉着我一路小跑去医院,我边跑边哭了起来。她停下来,摸摸我的头发,温柔地说:“小跳,不要怕,一切有姐姐在。”

  医院里,继父早闭了眼,妈妈也奄奄一息,她望着我一个劲儿地掉眼泪。姚芬兰走过去叫了一声“妈”,这一年她都羞于叫这个字,可能在她和我心里,父母都是别人无可替代的。但现在,她忍着泪喊了:“妈,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小跳长大的,”母亲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那天以后,姚芬兰就没有再走进高中校门,她辍了学,跟着大人在镇上当起了民工。

  成绩不好的代价

  姚芬兰有一个笔记本,专门来记录我亏欠她的钱物。她说:“姚小跳,从今开始,我就是你的债主了,你欠我的钱,我会计算利息,你长大之后要连本带息还给我!”我尖声回敬她:“我不是姚小跳,我是伊小跳!”她粗短的手指抚摸笔记本的硬皮封面,嘿嘿笑着说:“管你姓什么,反正你现在吃着我姚家的饭。”

  1990年,我8岁,姚芬兰18岁,她的力气已经可以当一个男人使了,她背砖、扛水泥,麦熟季节穿件大背心就能在田里从早干到晚。但她每次路过高中校门,都要朝里面东张西望,她的同班同学快升高三了,她用羡慕的目光望着他们,回家后,便更加法西斯地对待我。

  姚芬兰为我们之间的债务关系制定了很多奇怪的附属条件。比如说她的利息涨幅是随她心情而定的,如果我在期末考试中落到了第二名,她就自作主张把利息率提高到20%,而且还是利滚利。我偷偷算了一下,大脑都空白了!事情往往都是这样,逼到绝路反而激发出入的无穷潜能。从小学到初中,我竟真的稳稳当当保住了第一的位置。

  怕你赖账

  初三那年夏天,我正在操场和同学打羽毛球,突然被同学发现裤子上有血。我往后一看,吓死了,坐在地上就开始哭。

  晚上回家,我发现那天的菜格外丰盛。我狼吞虎咽地吃着面,把汤都喝干净了才想起,姚芬兰也没吃晚饭呢。我举着一个空碗尴尬地问她:“你,你吃了吗?”她摆摆手说:“别管我,我饱着呢。”接着,她又说:“你使劲用,那个,卫生巾。”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小小声的,“用完了再给你买,不要心疼钱。”

  15岁的我正处在一个容易被感动的年龄,心事脆薄,姚芬兰平时偏偏又爱用铁血政策压迫我,所以暗暗当她是仇人,她难得像今天这样好,我眼里立即闪烁泪花。姚芬兰反而不习惯了,粗着嗓子说:“哭什么,我不是对你好,是怕到时你赖账!”我回嘴:“你小看人!你借我的钱一分都不会少给你!”

  让我心痛的账簿

  考上名牌大学那天,整个乡都震动了,姚芬兰也很激动。

  到了大学,我原本立下了雄心壮志,想要兼职打工,尽早还清姚芬兰的钱。但五彩缤纷的社团活动、精彩纷呈的图书馆,甚至花前月下的爱情,样样都在诱惑我,让我的赚钱计划打了水漂。

  一学期下来,姚芬兰竟然托人送了3次钱给我,她说她去上海打工了,让我寒假留在学校里,多看点儿书。此后每个假期,姚芬兰都从上海、无锡、杭州或者汕头寄钱给我。

  也许太久没见,我甚至开始有一点点想念她。等我戴上了硕士帽的那一年,姚芬兰写信给我,她说她要结婚了,请我和男友去家乡喝喜酒。

  我终于见到了7年没见面的姐姐。她老了,屈指一算,已经是35岁的女人,但看上去就像45岁的人。姐夫是个憨厚老实的男人,他把我叫到角落小声说:“小跳,你不要怪姐姐一直不肯去看你,她专门去过你念书的地方呢,但是躲在校门外,就是死活不肯进去。”

  我的眼泪渐渐弥漫上来,一直觉得她是个讨厌又刻薄的丫头,但在她胖大的身躯里,其实藏着一颗纤柔温暖的心!

  喝过喜酒,姐姐拉着我的手去卧室说悄悄话,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笑着问:“你是想看看账簿吧?”我脸红红地点头。于是,终于看见了那个封皮已经磨损得很厉害的笔记本——1989年11月13日,爸妈下葬,我不能让小跳软弱下去,逼她去上学,打了她,但是我的心很痛。

  1990年6月1日,我没钱为小跳买礼物,对不起,妹妹。

  1997年9月1日,小跳考上了重点高中,她成绩那么好,我一定要努力攒钱,供她念大学。

  2000年8月2日,小跳被北京大学录取了!我兴奋得一宿没睡。

  笔记本的最后写着:小跳,请原谅姐姐的粗暴,爸妈去世时,我也是个孩子,不懂得怎么照顾你,只能逼自己、逼你都坚强起来,这样,我们才能抵挡风雨,好好活下去。

  我抱着账簿,叫了一声“姐姐”,投入她厚暖的怀抱,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原来,我俩的账簿,如此不同,我是多么傻,她给的爱是隐形的,但切实存在,一直包围在我的左右,让我幸福地长大。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通往天国的阶梯
    学会欣赏别人的拥有
    遗言
    神勇军魂
    赌局
    叫他好好学你
    你是来工作的
    灵感
    听您的,不一定是尊重您
    皮箱里装的什么?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