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美文悦读 >> 七上配套阅读 >> 正文

  没有公告

  父亲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父亲
                                                                                                投稿本站
父亲

  一个小老头儿,下巴蓄着又白又长的胡须,上唇的小胡子被尼古丁熏成了红色。他披着一件大红斗篷,脚蹬高跟皮鞋,头戴一顶龙舌兰编的草帽,胳膊上挎着一个小篮子,来到兵营的门口,走过去,倒回来,走过去,倒回来,反反复复,显得十分胆怯。他想向哨兵打听什么,但哨兵没等他开口就高声喊道:“警卫班长!”

  一个尉官从门后跳了出来,仿佛是埋伏在那儿的。

  尉官仰起头用询问的目光打量着陌生的老头儿,老头儿于是说道:“我儿子在吗?”

  班长笑了起来,哨兵则面无表情,如同一尊雕像似的冷漠。

  “警卫团有三百个儿子,不知您儿子叫什么名字?”班长说。

  “他叫曼努埃尔……叫曼努埃尔·萨巴塔,先生。”

  班长皱皱眉头,一边琢磨着一边重复道:“曼努埃尔·萨巴塔。”

  顷刻,他以肯定的语气说:“我不知道有哪个士兵叫这个名字。”

  乡下人在厚高跟皮鞋上骄傲地直起身子讥讽地笑了:“可是,我儿子不是士兵,他是军官,是正儿八经的军官。”

  警卫团的号手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凑过来用胳膊肘捣了捣班长,低声告诉他:“是新来的,刚从学校来的。”

  “见鬼!一头多嘴的驴。”

  班长把那农夫打量了一番,看到他是个穷人,没敢请他去军官俱乐部,而是叫他去了警卫团。

  老头儿坐在一条木凳上,把篮子放在伸手可及的身边。士兵们一下围拢来,他们以好奇的目光看着那个农民,对那个篮子很感兴趣。篮子不大,用一片口袋布盖着。那帆布下面先是听到啄食声,接着便有一只红冠老母鸡露出头来,由于闷热,它的嘴张开着,不停地喘着气。

  看到那老母鸡,士兵们一边鼓掌一边像孩子似的高声叫道:“炖鸡吃!炖鸡吃!”

  农夫急切地想见到自己的儿子,面对那么多持枪的士兵又十分紧张,不禁傻乎乎地笑起来,思想也乱了:“哈哈哈!对,炖鸡吃,炖了鸡给我儿子吃。”

  说罢,老人却是一阵心酸,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阴影,接着说道:“我部五年没见他了!”

  忽然,他又高兴起来,一边挠着耳后的部位一边说道:“他不愿意回村里去,我的东家强迫他当了兵。哈哈哈……”

  一个膀大腰圆、身上披着武装带、腰间扎着宽皮带、挎着大刀的卫兵去叫中尉。

  中尉正在驯马场上跟一伙军官在一起。他个子矮小,长得黑不溜秋,躯干粗得像个木桶,面容俗气。

  卫兵打了个立正,两脚并拢时靴子底掀起一股尘土,报告道:“有人找您,我的中尉。”

  不知怎么回事,中尉的脑海里一下就闪现出了他老父亲那干瘪矮小的身影。

  他仰起头,为了让同事们听到,他以鄙夷不屑的语调大声说道:“在这个镇子上,我谁都不认识……”

  卫兵又主动解释说:“是个满脸皱纹的小老头,披着斗篷……他从很远的地方来,提着一个篮子……”

  虚荣心顿时把中尉闹了个大红脸,他把手举到帽檐上说:“行啦……您走吧!”

  军官们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神色,他们不约而同地朝萨巴塔扫了一眼。那么多道询问的目光令中尉实在难以承受,他垂下头,咳嗽了一声,点上一支香烟,开始用刀鞘包头在地上胡乱画了起来。

  过了五分钟,又来了一个卫兵。这卫兵刚刚入伍,什么部不熟练,打立正的姿势万分滑稽可笑。离中尉还有四步远的时候,他就像鸡扇动翅膀一样上下挥舞着手臂喊道:“有人叫您,我的中尉!是一个乡下小老头……他说他是您父亲……”

  中尉没有纠正卫兵的话,他把香烟扔到地上,怒冲冲地一脚踩灭,喊道:“滚吧!我就来。”

  为了不做任何解释,中尉一头钻进了马厩。

  老人坚持要见儿子,卫兵班长每五分钟向上司报告一次,上司军官被弄得烦了,就去找萨巴塔。

  与此同时,那个变得像孩童似的老父亲越来越心神不安。他竖起耳朵听动静,只要听到一点儿声响他就伸长脖子往外看。那脖子又红又皱巴,跟火鸡脖子一样。听到脚步声他就激动得浑身发抖,以为是自己的儿子来拥抱他,来给他讲述他的新生活,让他看他的武器、马具和马匹来了。

  警卫团军官佯装检查马厩找到了萨巴塔。他开门见山、干巴巴地对他说:“有人找您……说是您的父亲。”

  萨巴塔移开目光,没有回答。

  “他在警卫团……一定要见到您才走。”

  萨巴塔狠狠地往地上跺了一脚,恼怒地咬了咬嘴唇去了那儿。

  他一进警卫团,有个士兵就喊道:“立——正!”

  听到喊声,士兵们立刻如弹簧一般霍地站了起来,团部里响起一阵大刀声、脚步移动声和鞋跟撞击声。

  士兵们对儿子的尊敬弄得老头儿晕头转向,他忘掉了篮子,也忘掉了老母鸡,张开胳膊向儿子迎过去。他那像老树皮一般的面庞上绽出了欢欣的笑容,兴奋得浑身颤抖着高声叫道:“我亲爱的曼努埃尔!我的小曼努埃尔……”

  尉官只冷冷地向他打了招呼。

  农夫的双臂落了下来,脸上的肌肉抖动不止。

  中尉偷偷地把他拉出军营,到了街上,悄悄地对他说:“你都干了些什么呀?干吗到这儿来看我?我有军务在身……不能出去。”

  说罢,转身走进了军营。

  乡下老汉又回到警卫团,浑身哆哆嗦嗦,茫然不知所措。他狠狠心把鸡从篮子里掏出来给了警卫班长。

  “给你们吧,就你们吃。”

  他向士兵们告了别,失望之下,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离开了。走到门口时,他又转过身来两眼含泪地补充了一句:“我儿子特别喜欢吃鸡脯,你们给他一块……”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上帝只发送种子
    世上最完美的爹娘
    美丽的银项圈
    善的情怀
    有本事,你也撕
    真正的优雅
    心在十年后
    在网上遇到儿子
    我与儿子
    一条醒世脱俗的毛毛虫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