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作文 | 名著 | 小说 | 读后感 | 美文悦读 | 工具 | 故事 | 文言文 | 国学 |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作文网 >> 美文悦读 >> 八上配套阅读 >> 正文

  没有公告

  蜕变           ★★★ 【字体:  
【零点作文网】 蜕变
                                                                                                投稿本站
蜕变

周淑静

  当灰暗空洞的天际褪去阴霾,当干枯败落的枝节探出星点新绿,当足下的印记任流年的风沙抹平,当你停靠在街角,眼眸中看着飞逝而过的行人,可曾知否,如今的你已不再如昨。

  我想起自己初中时涣散的生活和那个沉沦的我。

  斜挎着已经松松垮垮的书包,穿着昨夜偷改过的不合身材的校裤,麻木地嚼着索然无味的口香糖,百无聊赖地走在鲜有人迹的小路上。

  已是深秋,寒风凌冽着,狂肆着,卷起道路上散落的枯枝败叶,落叶随风在半空中盘旋。我瑟缩着身体,干裂的脚踝僵着,走得愈发慢。一切都如病入膏肓的人一样令人窒息。也许家才是我的容身之所。

  离家两日。依旧是挂满爬山虎的砖红色围墙,依旧是被雨水冲刷而锈迹斑斑的铁门,它还是半掩着。踢门而入,这儿远比外头更暗、更潮,像囚牢一样困着我。母亲坐在桌前,黯黄的灯光晃动着,她埋着头,透过镜片,一笔一画地记着每日的开销。本想无声地回到房间,但陈旧的木质楼梯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出卖了我的脚步。

  “静,你回来了?”母亲放下笔,笨重地挪动着身体来到楼梯口。她散乱着头发,面色泛白,眼角的皱纹在黄色的屋子里显得更深了,比起昨日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我攥紧双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误会你,以后不要抛下我一个人了,我受不起……”她摇着头,转身走向厨房,我能清楚地看到她微肿的双眼里,闪动着斑驳的泪光。

  两天前,昏暗的天际仿佛预示着一场心碎的破裂戏马上就要上演。我被班主任叫进办公室,罪名是怀疑我偷了刚上缴的班费——因为我是最后离开班级的。然而这一切我并不知情,无论我怎么辩解都是徒劳,结局便是母亲匆忙赶到学校,还了钱,并当着老师的面,刮了我一耳光,丢下一句“不要脸”便走开了。

  委屈,无助。我选择了离家。

  天空开始变暗,直到那轮刺目的月亮缓缓升起。我踩着钟摆的滴答声走向厨房,两天未曾进食,饥饿感包裹住全身。昏暗中,我狼狈地寻找食物,无果。就在我绝望地转身欲走时,忽一眼瞥见灶台上静静放着一碗素面。我如狼似虎地大口吃着,突然一股令人作呕的的液体从胃涌上喉咙,然而这偌大的房子里只我孤身一人。

  解决了晚饭,我踏着月光,在灯光闪烁,笛鸣交集的街上漫步着,眼前七彩的光斑重重叠叠杂乱着。不知不觉中,我来到那个熟悉的公园。不远处,有一个顶着白炽灯的面摊子,面摊是一对夫妻开的。妻子有一手煮面的绝活,丈夫帮忙打下手,生意还算红火。如今,丈夫去外地,一年才回来一次。从那时起,面摊就由妻子一人支撑。夫妻二人有一个女儿。

  女儿,就是我。

  刺眼的灯光照在母亲身上,翻滚的汤水冒出腾腾白汽,母亲娴熟地打理着生意。氤氲的雾气中,我仿佛看到母亲随着岁月渐渐老去的画面,而她的眼眸中,总是流露出无法掩藏的忧伤。从前,她应该也是一个如从烟雨中款款而来的女子一样充满诗情画意吧?可如今,她撑开瘦弱的臂膀,担起生活的重任。

  愧疚。心塞。我走向她。

  不知是不是风太凛冽,鼻子一阵酸胀。灯光下,水汽笼罩着我,遮住了我眼中的泪水。母亲抬头看到我,惊愕不已,似乎是一个陌生人站在她面前。也许我早该选择长大,和她一起撑起我们的蓝天。

  绿叶上的青虫结为蚕蛹,终会蜕变成半空中翩跹的轻蝶,正如我亦会长大一般。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上帝只发送种子
    世上最完美的爹娘
    美丽的银项圈
    善的情怀
    有本事,你也撕
    真正的优雅
    心在十年后
    在网上遇到儿子
    我与儿子
    一条醒世脱俗的毛毛虫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作文网(www.cclawnet.com)版权所有,免费公益网站,以作文学习交流为建站宗旨

    部分作文转自网络,如有不妥,请致信cclawnet@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