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劳伦斯家的男孩
 

第三章 劳伦斯家的男孩







  "乔!乔!你在哪里?"梅格站在阁楼楼梯脚下叫道。

  "在这里!"上面一个嘶哑的声音应道。梅格跑上去,只见自己的妹妹身上裹着一条羊毛围巾,坐在靠着向阳窗户的一张旧三脚沙发上,一边吃苹果一边抹着眼泪读《莱德克力夫的继承人》。这里是乔最钟爱的避护所;她喜欢带上五六个苹果和一本好书在此逍遥,享受这里的宁静以及和爱鼠作伴的滋味。爱鼠叫做扒扒,住在近处,对她全无顾忌。看到梅格走来,扒扒飞窜入洞。乔抹掉脸颊上的泪珠,看有什么事情。

  "多有趣!加德纳夫人正式邀请我们参加明天的晚会。你瞧,这是邀请书!"梅格一边叫一边扬扬那张宝贝字条,以女孩子特有的兴致读起来。

  "'加德纳夫人诚邀马奇小姐和约瑟芬小姐参加新年除夕的小舞会。'妈咪也同意我们参加,只是我们穿什么好呢?""问这个有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们除了穿府绸衣裳外,别无选择,"乔嘴里塞得满满的,答道。"如果我有一件丝绸衣裳就好了!"梅格叹息道,"妈妈说我到十八岁时或许会有,但还要等上两年,简直是遥遥无期。""我敢说我们的府绸衣裳看上去就像丝绸的一样,我们穿上也挺漂亮的。你的就跟新的一样,我倒忘了我那件给烧坏了,而且还裂了个口子。这可该怎么办呢?那块焦痕很明显,而我又拿不出其他衣服来。""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不要把背部给人看到;前面是不成问题的。我要用一条新丝带扎头发,妈妈会把她的小珍珠发夹借给我,我的新鞋子很漂亮,手套虽然没有我希望的那么漂亮,但也算可以出出场面。""我那双被柠檬汁糟蹋了,我又拿不出新的,到时候就不戴了,"乔说。她向来不大注重打扮。

  "你一定要戴上手套,否则我就不去,"梅格断然说道,"手套比什么都重要;不戴手套就不能跳舞。如果你不带,我可要羞死了。""那么我不跳好了。我不大喜欢跟别人跳舞。这么装仪作态地转来转去没趣得很。我喜欢随意走动,轻松谈笑。""你不能叫妈妈买新的,因为太贵了,而你又这么粗心。

  你弄脏了那些手套的时候她就说过今年冬天不该再给你买。

  你能让旧的凑合着使吗?"梅格焦虑地问。

  "我可以把手套揉成一团握在手里,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它们有多脏了;我只能做到这样。不!不如这样--我俩各戴上一只好的,拿着一只脏的,你明白吗?""你的手比我的大,准会把我的手套撑坏,"梅格说道。她视手套如心肝宝贝。

  "那么我就不戴好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乔一边叫一边拿起书来。

  "你可以戴我的,可以!只是别把它弄脏了,而且一定要言行检点。别把手放在身后,不要瞪着眼看人,不要说'我的天哪!'好吗?""别担心。我会尽量板着面孔,不去闯祸,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你现在去给人家回个条吧,让我把这个精彩故事看完。"梅格于是去写她的"万分感谢地接受"等话,把衣裳再过了一次目,又愉快地唱着歌儿把网眼花边镶好。这边乔读完故事,吃掉四个苹果,又和扒扒嬉戏了一番。

  除夕,客厅里显得特别的静,两个姐姐在专心致志地做异常重要的事情--"为晚会做准备",两个妹妹则侍候她们化妆。虽然化妆并不复杂,姐妹们还是跑上跑下,又说又笑,有一阵子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烧焦头发的异味。梅格想弄几缕卷曲的刘海,乔便将的头发用纸片包起来,再用一把烧热的火钳夹祝"头发会这样冒烟吗?"贝思倚在床上问。

  "这是湿气在蒸发哩,"乔答。

  "味道真怪!像是烧焦了的羽毛,"艾美一边评论一边自豪地摸摸自己美丽的曲发。

  "好了,我把纸片拿开,你们就会看到一堆小鬈发了,"乔说着放下火钳。

  她确实拿开了纸片,但却不见那堆小鬈发,因为头发都断送在纸片里了。吓坏了的发型师把一段烧焦的发束放在受害人前面的柜子上。

  "噢,噢,噢!你都干了些什么呀?全完了!教我怎么见人!我的头发,噢,我的头发!"梅格绝望地看着额前参差不齐的头发疙瘩,失声痛哭。

  "唉,又倒霉了!你本来就不该叫我来弄。我总是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真对不起,火钳太烫,所以我弄糟了,"可怜的乔哼哼着说。望着那些黑色烧饼,她心中懊悔万分,泪水夺眶而出。

  "没有完哩,把头发卷曲起来,上面扎根丝带,靠近额前打个结,这样看上就像是最时髦的发型。我看到很多女孩子都这样打扮,"艾美安慰道。

  "真是活该,谁叫自己臭美。如果我不去动自己的头发就没事了,"梅格使着性子哭道。

  "我也这样想,可惜了这一头秀发。不过头发很快就会长出来的。"贝思边安慰边走过来亲吻这头剪了毛的小羊。

  又经历了一连串小意外后,梅格终于装扮好了,经过家人的一致努力,乔也弄好了头发,穿上衣裳。虽然衣饰简单,她们却显得相当好看--梅格身穿银灰色斜纹布衣裳,配蓝色天鹅绒发网,喱士饰边,珍珠发夹;乔一身栗色衣裳,配一件笔挺的男式亚麻布衣领,身上唯一的点缀是两朵白菊花。

  两人各戴一只精致干净的手套,拿一只污手套,众人一致称赞这种效果"既自如又优美"。梅格的高跟鞋太紧,脚被夹得生疼,却又不愿承认;乔的十九个齿的发夹似乎要直插入她的脑袋,令她非常不自在;不过,嘿,不潇洒,毋宁死!

  "玩得开开心心,宝贝!"马奇太太对优雅地走下人行道的两姐妹说,"晚饭不要吃得太多,十一点钟就回家,我让罕娜来接你们。"大门在她们身后砰地关上了。这时窗子里又传来了喊声--"姑娘们,姑娘们!都带上漂亮的小手帕了吗?""带上了,漂亮极啦,梅格的还洒上了古龙香水,"乔大声答道,一头走着又笑了一声,"我相信就算我们遇上地震狼狈逃窜,妈妈也要这样问的。""这是妈妈的一种高贵品味,而且相当合乎体统,因为真正的淑女可以根据洁净的靴子、手套和手帕看出来,"梅格回答。她本人就颇具这些"高贵品味儿"。

  "现在记住不要把烧坏了的一面让别人看到,乔。我的腰带这样行吗?头发看上是不是很糟糕?"梅格在加德纳夫人的梳妆室对镜理妆,好一会才转过身来说道。

  "我知道我一定会忘掉的。如果你看到我做错了什么事,就眨眨眼提醒我,好吗?"乔说着把衣领一拉,又匆匆理理头发。

  "不行,眨眼并非淑女所为。如果你做错了事我就抬抬眼眉,如果做对了就点点头。现在挺直腰,迈小步。如果把你介绍给别人时,不要握手:那不合规矩。""这些规矩你都是怎样学来的?我就是老学不会。听,音乐多轻快!"姐妹两人略带羞怯地走过去。虽然这只是个非正式的小舞会,对于她们来说却是件盛事。加德纳夫人是位神态庄重的老太太,有六个女儿。她和霭可亲地接待了她们,并把她们交给大女儿莎莉。梅格和莎莉相熟,很快便不再拘束,而乔呢,对女孩子和女孩子的闲言碎语一向不大着意,只得站在那里,小心翼翼地背靠着墙,觉得自己就像一匹关在花园里的小野马,很不得要领。五六个快活的小伙子在房间的另一头大谈溜冰,她心痒难禁,恨不得也走过去参与,因为溜冰是她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她把心头愿望向梅格流露,但梅格的眉毛抬得老高,令她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人过来跟他说话;身边的一群人也渐走渐少,最后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因为怕露出烧坏了的衣幅,她不敢四处走动去寻找乐趣,只能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盯着别人看。这时舞曲响起,梅格马上被请进了舞池。她步态轻快,笑脸盈盈,没有人会想象得到她双脚正被那双鞋子折磨得生疼。乔看到一个大个子红头发的年轻人向她走来,担心会请她跳舞,便赶快溜进一间挂着帘幕的休息室,准备独自一人偷偷窥视,悄悄欣赏。谁料到另一个害羞的人已先看中了这个庇身之处:当帘幕在身后落下时,乔发现自己正与"劳伦斯家的男孩"面对着面。

  "噢,我不知道这里有人!"乔张口结舌,准备转身冲出去。

  但男孩笑了,愉快地说:"别管我,你喜欢就呆着吧,"尽管他看上去也有点吃惊。

  "我会打扰你吗?"

  "一点也不会。我进来是因为这里有很多人我都不认识,你知道一开始总有点陌生感。""我也一样。请不要走开,除非你真的想这样。"男孩又坐下来,低头望着自己的浅口无带皮鞋。乔尽量用礼貌轻松的口吻说:"我想我曾幸会过阁下。阁下就住在我们附近吧?""隔壁。"他抬起头笑出声来,因为他想起了把猫送回她家时两人一起谈论板球的情景。相比之下,乔这副一本正经的神态显得十分逗趣。

  乔轻松下来,也笑了。她诚挚地说:"你送来的美妙的圣诞礼物真令我们开心极了。""是爷爷送的。""但这是你出的主意,没错吧?""你的猫好吗,马奇小姐?"男孩试图严肃一点,但黑色眼睛里却闪着调皮的光芒。

  "很好,谢谢,劳伦斯先生;不过我不是什么马奇小姐,我叫乔,"年轻女士答道。

  "我也不是劳伦斯先生,我叫劳里。"

  "劳里,劳伦斯,--这名字真怪!"

  "我的名字是西奥多,但我不喜欢,因为伙伴们把我叫做多拉,所以我让他们改叫劳里。""我也不喜欢我的名字--多么伤感!我希望人人都叫我乔,而不叫约瑟芬。你是怎么使那些男孩不再叫你多拉的?""痛打他们。""我不可以痛打马奇婶婶,所以我只好随她怎么叫。"乔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喜欢跳舞吗,乔小姐?"劳里问,似乎认为这个称呼挺适合她。

  "如果场地开阔,大家也都兴高采烈,我倒是挺喜欢的。

  但是这样的场合我总会打翻点东西,踩着别人的脚趾头,或者出一些糟糕透顶的洋相,所以我不去胡闹,只由梅格去跳。

  你跳舞吗?"

  "有时也跳。我在外国生活了好些年,在这里交友尚少,还不大熟悉你们的生活方式。""外国!"乔叫道,"呵,给我讲讲吧!我最爱听人家谈自己的旅游见闻。"劳里似乎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但见乔问得热切,便也打开了话匣子,谈他在韦威的学校生活,告诉她那边的男孩从来不戴帽子,而且他们在湖上都有一队小船,休假时大家跟老师们一起走过瑞士等等。

  "如果我能去该有多好!"乔叫道,"你去过巴黎吗?""去年我们在那里过冬。""你能讲法语吗?""在韦威只许讲法语。""讲几句吧!我可以读,但不会说。""Quelnomacettejeunedemoiselleenlespantouelesjolis?"劳里友善地说。

  "说得好极了!让我想想--你是说:'那位穿着漂亮鞋子的年轻女士是谁',可对?""Oui,mademoiselle.""是我姐姐玛格丽特,你早就知道的!你说她漂亮吗?""漂亮。她使我想起德国姑娘,她看上去俏丽娴雅,舞姿也很优美。"听到一个男孩子这样夸赞自己的姐姐,乔高兴得脸上放光,忙把这些话记在心中,留待回家转告梅格。他们悄悄看着舞池,一边指点一边交谈,彼此都觉得似乎相知已久。劳里很快便不再害羞,乔的男儿气使他感到十分轻松愉快,乔也倍感快乐,因为她忘掉了自己的衣裳,而且现在没有人对她抬眼眉了。她对"劳伦斯家的男孩"越发感到喜爱,不禁再认真地棒打量了几眼,准备回家把他描述给姐妹们,因为她们没有兄弟,也没有什么表兄弟,对男孩子几乎一无所知。

  "卷曲的黑头发,棕色皮肤,黑色的大眼睛,好看的鼻子,牙齿洁白,手脚不大,比我略高,显得温文尔雅,不乏风趣。

  只是不知他多大年纪?"

  乔正开口要问,却又及时收住,转而机智地换了一种婉转的口吻。

  "我想你很快就要念大学了吧?我看到你在啃书本--不,我是指用功读书。"乔为自己冲口说了个不雅的"啃"字而涨红了脸。

  劳里并没有在意,他微笑着耸耸肩回答:"这一两年内都不会;要到十七岁我才念大学。""你才十五岁吗?"乔望着这位高高的小伙子问。她以为他已经十七岁了。

  "下个月满十六岁。"

  "如果我可以念大学就好了!而你似乎不大喜欢呢。""我讨厌读文学,一味只是灌输和玩乐。我也不喜欢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你喜欢什么呢?""住在意大利,按自己的方式做事。"乔非常想问问他自己的方式是什么,但他锁起双眉,样子显得极为严肃,乔便一边用脚踏着节拍,一边换了个话题:"这支波尔卡舞曲棒极了!你为什么不去跳?""如果你也一起来的话,"他说道,并颇有修养地轻轻一躬身子。

  "我不能,因为我跟梅格说过我不跳,因为--"乔欲言又止,思量着是说出来呢还是一笑了之。

  "因为什么?"劳里好奇地问。

  "你不会说出去吧?"

  "绝对不会!"

  "是这样,我有个坏习惯,喜欢站在炉火前烘衣服,一次便把这件衣服烧坏了,虽经精心缝补,还是可以看出来。梅格要我别乱动,这样就不会让人看到。你要笑就尽管笑吧。我知道这很好笑。"但劳里没有笑,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带着令乔诧异的神情轻声说:"不要紧,我告诉你一个办法:那边有一个长长的走廊,我们可以尽兴起舞,没有人会看见我们。请来吧。"乔谢过他,高兴地走过去。看到舞伴戴着精致的乳白色手套,她恨不得自己也有两只干净手套。走廊空无一人,他们在那里尽兴地跳了一曲波尔卡舞。劳里跳得很好,他教乔跳德国舞步,这种舞步活泼轻快,乔十分喜欢。音乐停下后,他们坐在楼梯上喘口气,劳里跟乔谈着海德堡的学生庆祝会,梅格过来找妹妹。她招招手,乔不大情愿地跟着她走进一个侧间,却看到她坐在沙发上,手托着脚,脸色苍白。

  "我扭伤了脚踝。那只讨厌的高跟鞋一歪,把我狠狠地扭了一下。真痛呵,我几乎都站不稳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走回家,"她一边说一边痛得直摇晃。

  "我早就知道那双笨鞋会弄伤你的脚。我很难过。但我想不出什么法子,除非去叫一辆马车,或者在这里过夜,"乔答道,边说边轻轻擦着梅格那受伤的脚踝。

  "叫一辆马车要花不少钱,再说根本也叫不到,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坐自己的马车来的。这里离马厩有好长一段路,也找不着人去叫。""我去。""千万别去!已经过九点了,外面黑黢黢一片。我不能呆在这里,因为屋里满是人。莎莉有几个女孩子陪着。我在这里等罕娜来,到时候再尽我所能吧。""我去叫劳里;他会去的,"乔说。想到这个主意,她松了一口气。

  "求求你,不要去!不要让人知道。把我的橡胶套鞋给我,把这对鞋子放到我们带来的包袱里。我不能再跳了。晚饭一吃完就看罕娜来了没有,她一到马上告诉我。""他们现在出去吃饭了。我陪着你;我宁愿这样。""不,亲爱的,快到那边给我弄点咖啡。我累得要命,简直不能动了!"梅格说完斜靠在沙发上,把橡胶套鞋藏得恰到好处,乔便跌跌撞撞地朝饭厅跑去。她闯入一个地方,原来是放瓷器的小房间,又推开一扇房门,却发现加德纳先生在那里独自小憩,最后才找到了饭厅。她冲到桌边好不容易倒好咖啡,匆忙中又把它弄溅了,把衣服的前幅弄得跟后幅一样糟糕。

  "噢,天呵,我真是个冒失鬼!"乔叫道,忙用梅格的手套擦拭,谁知又赔上了一只手套。

  "我可以帮忙吗?"一个友善的声音问道。原来是劳里。他一手拿着装得满满的杯子,一手拿着放有冰块的小盘子。

  "我正想弄点咖啡给梅格,她累坏了。不知谁碰了我一下,便成了这付狼狈相,"乔说着沮丧地看看弄脏了的裙子,又看看变成咖啡色的手套。

  "真是太糟糕了!不过我手里的东西正要送给人,可以拿给你姐姐吗?""噢,谢谢你!我来带路。东西还是你拿着吧,我拿着准会闯祸的,"乔说完在前面引路。

  劳里似乎惯于侍候女士,他拉过一张小桌子,又再走一趟为乔取来咖啡和冰块,十分殷勤周到,梅格虽然挑剔,也不禁称他为"不错的小伙子"。大家愉快地吃着各式糖果,跟两三个刚进来的年青人安安静静玩一种"霸士"游戏。这时罕娜来了。梅格忘了脚痛,猛站起身,痛得叫了一声,赶紧扶住乔。

  "嘘!什么也别说,"她悄悄地说,接着放大嗓门,"没有什么,我的脚稍微扭了一下,小事情。"说完她一瘸一拐地走上楼收拾包袱。

  罕娜骂,梅格哭。乔不知所措,最后终于决定亲自收拾残局。她一溜烟跑下去,找到一个佣人,问他是否能帮她叫辆马车。偏巧这位佣人是雇来的侍者,对周围情况一无所知,乔正在东张西望找人,劳里听到她叫车,走过来,告诉她他爷爷的马车刚到,准备接他回家,她们可以用这辆车子。

  "时间还早呢!你不是这么快就走了吧?"乔问,她松了一口气,但又犹豫是否该接受这个好意。

  "我总是提早走--真的,不骗你!请让我送你们回家。

  反正是顺路,你知道。再者,他们说还下着雨呢。"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乔把梅格的灾难告诉他,感激不尽地接受了他的好意,又跑上去把其他人带下来。罕娜跟猫一样痛恨下雨,所以顺顺当当上了车。她们乘着豪华的封闭式四轮马车驶回家,觉得极为高雅,内心十分得意。劳里坐到车夫座位上,腾出位置让梅格把脚架起来,姐妹俩毫无顾忌地谈论刚才的晚会。

  "我玩得开心极了。你呢?"乔问,把头发弄乱,使自己舒服一些。

  "开心,直到把脚扭伤。莎莉的朋友安妮·莫法特喜欢上我了,请我随莎莉到她家住一个星期。莎莉准备在春天歌剧团来的时候去,如果妈妈让我去就太美了,"梅格答道。想到这里她愉快起来。

  "我看到你跟我躲开的那个红头发小伙子跳舞,他人好吗?""噢,非常好!他的头发是红褐色的,不是红色,他非常有礼貌,我跟他跳了一个漂亮的瑞多瓦呢。""他学跳新舞步时像个痉挛的草蜢。我和劳里都忍不住笑起来,你听到了吗?""没有,但这样非常无礼。你们一晚上藏在那里头干什么?"乔把自己的经过告诉她,讲完时恰好到家了。她们谢过劳里,又道了晚安,悄悄溜进门去,不想惊动任何人。但随着门吱嘎一声,两个戴着睡帽的小脑袋突然冒出来,两个困乏但热切的声音喊道--"讲讲舞会!讲讲舞会!"尽管梅格认为这样"极无规矩",乔还是为两个妹妹带了几块夹心糖;她们听了晚会最刺激的情节后,很快便安静下来。

  "我敢说,晚会后有马车送回家,穿着晨衣坐在家中有女侍侍候,上流社会的年轻女士也不过如此,"梅格边说边让乔在她脚上敷上山金车酊,并给她梳头发。

  "虽然我们的头发被烧掉了,衣裳又破又旧,手套也不成双,紧鞋子又扭伤了脚踝,但我相信我们比上流社会的年轻女士玩得开心多了。"我认为乔说得对。


□ 作者:[美]路易莎·梅·奥尔科特


本书由“零点书库”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x.cclaw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