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马奇婶婶解决问题
 

第二十三章 马奇婶婶解决问题







  第二天母亲和女儿们围着马奇先生转来转去,正如蜜蜂围着它们的蜂后转一样,她们把一切置诸脑后,只顾侍候这位新病人,看着他,听他说话,把个马奇先生弄得差点招架不住了。他靠在贝思沙发旁边的一张大椅子上,另外三个女儿围坐身边,罕娜不时探头进来,"偷偷看一眼这位好人",此时此刻,一切都似乎达到了完美的境地。但空气中又似乎有点什么不对劲儿,除了两个妹妹外,大家都感觉到了,只是都不说出来。马奇先生和太太不时看一眼梅格,然后忧心忡忡地互相交换一个眼色。乔有时突然变得十分严肃,大家甚至看到她对布鲁克先生遗落在大厅里的雨伞晃起拳头;梅格像失去了魂儿,腼腆不安,沉默寡言,一听到门铃响便心惊肉跳,一听到约翰的名字便脸红耳热;艾美说:"每个人都似乎在等待什么,显得心神不定,这就奇怪了,因为爸爸已经平安回来了呀。"贝思则天真地猜疑为何邻居们不像以前一样往这边跑。

  下午劳里来了,看到梅格坐在窗边,仿佛一下子心血来潮,单膝跪在雪地上,捶胸扯发,还哀求地十指交叉握紧两手,犹如乞讨什么恩典;梅格叫他放尊重一点,命他走开,他又用自己的手帕绞出几滴假泪,然后绕着墙角摇摇晃晃而去,仿佛伤心欲绝。

  "那傻子是什么意思?"梅格故作莫明其妙地笑着问。

  "他在向你示范你的约翰日后会怎么做。感人吧,哼!"乔奚落道。

  "别说我的约翰,这不合适,也并非事实。"但梅格的声音却恋恋不舍地在这四个字上头慢慢拖过,似在品尝其中滋味。"别烦我了,乔,我跟你说过我对他并没有特别的意思,这事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友好来往。""我们办不到,因为已经说出来了,劳里的恶作剧已毁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我看出来了,妈妈也一样;你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似乎离我那么遥远。我不想烦你,而且会像一个男子汉一样承受此事,但我很想它有个了断。我痛恨等待,所以如果你有意的话,就请快刀斩乱麻,"乔没好气地说。

  "除非他开口,否则我没法说或者做什么,但他不会说的,因为爸爸说我还太年轻,"梅格说,一面低着头做活,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微笑,表明在这一点上他不很赞同父亲的意见。

  "如果他真的开口了,你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会哭鼻子,脸红,让他得偿所愿,而不是明智、坚决地说一声'不'。""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傻,那么软弱。我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已经计划好了,免得措手不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希望自己有备无患。"看到梅格不知不觉摆出一副煞有介事的神气,脸颊上两朵美丽的红晕变幻不定,十分动人,乔禁不住微笑起来。

  "能告诉我你会说什么吗?"乔问得尊重些了。

  "当然能,你也十六岁了,足可成为我的知己,再说我的经验日后或许会对你在这种事情上有好处。""不打算涉足;看着别人家谈情说爱倒是挺有趣儿的,但如果换了是自己,我就一定觉得愚不可及,"乔说。想到这,她不觉心头一惊。

  "我不这样看,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人,而他也喜欢你的话。"梅格仿佛自言自语,眼光向外面一条小巷望去。她常常看到恋人们在夏日的黄昏下在这条小巷双双散步。

  "我想你是准备把这番话告诉那个男人,"乔说,不客气地打断她姐姐的痴想。

  "哦,我只会十分沉着十分干脆地说:'谢谢你,布鲁克先生,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和爸爸都认为我还太年轻,暂且不宜订约,此事请不必再提,我们仍如以前一样做朋友。'""哼!说得真够气派!我不信你会这样说,即使说了他也不会甘心。如果他像小说里头那些遭到拒绝的年青人一样纠缠不休,你就会答应他,而不愿伤害他的感情。""不,我不会。我会告诉他我主意已定,然后很有尊严地走出房间。"梅格说着站起来,正准备排练那尊严退出的一幕,突然客厅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吓得飞身走回座位,赶紧拿起针线活,飞快地缝起来,仿佛她的生命全系于那一针一线之间。

  乔见状忍着笑,这时有人轻轻敲了一下门,她没好气地打开门,板着一张脸孔,令人望而生畏。

  "下午好。我来拿我的雨伞--顺便,看看你爸爸今天怎么样,"布鲁克先生说。看到姐妹二人神色异常,他感到有点 诧异。

  "很好,他在搁物架上,我去找他,告诉它你来了。"乔回答时把父亲和雨伞混为一谈,然后溜出房间,给梅格一个显示尊严的说话机会。但她的身影刚一消失,梅格便侧身向门口行去,吞吞吐吐地说--"妈妈一定很高兴见你。请坐下,我去叫她。""别走。你是不是怕我,玛格丽特?"布鲁克先生显得十分沮丧,梅格以为自己干了什么极端无礼粗鲁的事情。他以前从来没叫过她玛格丽特,现在这话从他口里发出,她不知为何脸涨得红至发根。她急于表明自己的善意和轻松心情,于是做了个信任的姿势,伸出一只手来,感激地说--"你对爸爸这么好,我怎么会怕你呢?感谢你还不及呢。""要不要我告诉你怎样谢?"布鲁克先生问道,双手紧紧握住那只小手,低头望着梅格,棕色的眼睛流露出无限爱意。

  梅格心头怦怦乱跳,既想跑开,又想停下细听。

  "噢,不,请不要这样--还是别说好,"她边说边试图把手抽回,脸上忍不住流露出惊慌的神色。

  "我不会烦你,我只想知道我在你心里头是不是有一丁点儿的位置,梅格。我是这么爱你,亲爱的,"布鲁克先生温柔地说。

  这本来到了镇静自若地说那番漂亮话的时候了,但梅格却没有说;她一个字也记不起来了,只是低垂着头,答:"我不知道。"声音又轻又软,约翰得弯下腰来才勉强听到这句傻气的回答。

  他似乎一点也不嫌麻烦,只见他自顾自笑起来,仿佛畅心满意,感激地握紧那只胖胖的小手,诚恳地劝说道:"你能试着弄清楚吗?我很想知道,不弄清楚我最终是否能得偿所愿,我就连工作也没有心情。""我年龄尚小,"梅格颤抖着声音说,她不明白自己为何抖个不停,但心中颇感到高兴。

  "我可以等,在此期间,你可以学着喜欢我。这门课是否太难,亲爱的?""如果我想学就不难,不过--""那就学吧,梅格。我乐意教,这可比德语容易,"约翰打断她,把她另一只手也握住,这样她的脸便无处可藏,他可以弯下腰来细看一番了。

  他说得情真意切,但梅格含羞偷偷看他一眼,却看到他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藏着喜意,嘴角挂着一丝成功在握的微笑,十分得意,心中不觉着了恼。此时安妮·莫法特教给她的愚蠢的卖俏邀宠之道,闯进了她的脑海,一股潜藏于小妇人内心深处的支配欲在心中突然升起,令她失去自制。由于兴奋激动,她头昏眼花,手足无措,一时冲动,竟把双手抽出,怒声说道:"我不想学。请走开。别烦我!"可怜的布鲁克先生神色大变,仿佛他那漂亮的空中楼阁在身边轰然倒落。他以前从来没见过梅格发这样的大火,心中不觉糊涂起来。

  "你真的这样想?"他焦急地问,在后面跟着她走。

  "一点不假。我不想为这种事情烦恼。爸爸说我不必,这太早了,我也宁可不去想它。""你可以慢慢改变主意吗?我愿意默默等待,直到你有更多的时间。不要捉弄我,梅格。我想你不是这种人。""对我你最好什么也别想,"梅格说。一句话既逞了自己的威风,又使得情人心如火煎,她心中升起一股淘气的快意。

  他脸色立时变得阴沉煞白,神态与她所崇拜的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大有相近之处,但他没有像他们那样拍额头,或迈着沉重的脚步在屋子里乱转,只是呆呆站在那儿,温情脉脉地痴痴看着她,她心里不由得软了下来。如果不是马奇婶婶在这有趣的当儿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接下来会发生何事就不得而知了。

  老太太在户外散步时碰到了劳里,听说马奇先生已经到家,止不住就要见见自己的侄儿,于是立即驱车而至。此时一家人正在后屋忙乱,她便静静走入,意图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她果然令二人大吃一惊:梅格吓得魂飞魄散,如同撞着了鬼,布鲁克先生身子一闪溜入书房。

  "啊哟,出了什么事?"老太太早看到了那位面色灰白的年青人。她把手中的藤杖一叩,望着脸红耳赤的梅格叫道。

  "他是爸爸的朋友。你让我吓了一跳!"梅格结结巴巴地说,自知这回又有一番教诲好听了。

  "显而易见,"马奇婶婶回答,一面坐下,"但你爸爸的朋友说了什么,叫你脸上像搽了生姜一样?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老实说出来吧。"又一叩手杖。

  "我们只是闲谈而已。布鲁克先生来拿自己的雨伞,"梅格开口说,只盼望布鲁克先生和雨伞已双双安全撤出屋外。

  "布鲁克?那孩子的家庭教师?啊!我明白了。这事我全知道。乔一次在读你爸爸的信时说漏了嘴,我让她说出来。你还不至于应承了他吧,孩子?"马奇婶婶愤愤地叫道。

  "嘘!他会听到的。我去叫妈妈吧?"梅格说,显得惊慌失措。

  "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我必须立即把话说明。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嫁给这个傻瓜?如果你这样做,我一分钱也不会留给你。记着这话,做个明事理的姑娘,"老太太一字一句地说。

  马奇婶婶可谓专擅于撩起最温柔儒雅的人的逆反心理,而且乐在其中。我们大多数人骨子里头都有一种刚愎任性的意气,尤其是在少不更事和坠入爱河之时。假若马奇婶婶劝梅格接受约翰·布鲁克,她大有可能说一声"不";但她却颐指迫使地命她不要喜欢他,她于是当即决定要反其道而行之。

  她本来早有此意,再经马奇婶婶这一激,下此决心便十分容易。在莫名的激动亢奋之下,梅格以非同寻常的脾气一口回绝了老太太。

  "我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马奇太太,而你喜欢把钱留给哪一个我们也悉听尊便,"她点着头坚决地说。

  "好有骨气!你就这样对待我的忠告吗,小姐?等你在草棚茅舍里头做你的爱情梦去吧,过不多久你就会尝到失败的滋味,到那一天你一定后悔莫及。""但有些嫁入豪门的人失败得更惨,"梅格反击。

  马奇婶婶从未见过这个姑娘如此动气,于是戴上眼镜把她仔细审视一番。梅格此时几乎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感到勇气十足,毫无羁束--十分高兴能为约翰说话并维护自己爱他的权利,如果她愿意。马奇婶婶发现自己开错了头,寻思了少顷,决定再开一次,于是尽量温和地说:"嗳,梅格,好孩子,懂事,听我的话。我是一片好心,不希望你一开始便走错路,因此一生尽毁。你应该寻头好亲,帮补家庭;你有责任嫁一个有钱人,这话你一定要记祝""爸爸妈妈可不这么看,虽然约翰穷,他们也一样喜欢他。""你的父母,好孩子,幼稚得跟两个婴儿一样,根本不懂世故。""我为此感到高兴,"梅格坚定不移地大声说。

  马奇婶婶并不在意,继续说教。"这妻子不但穷,也没有什么有钱的亲戚,对吗?""对。但他有很多热心的朋友。""你不能靠朋友生活,有事求他们时你就知道他们会变得多么冷淡。他没有什么生意吧?""还没有。劳伦斯先生准备帮助他。""这不会持久。詹姆士·劳伦斯是个怪老头,靠不祝这么说来你是打算嫁给一个没有地位、没有生意的穷小子,干比现在更苦的活儿,而不愿听我一句话,嫁头好亲,过一辈子安乐日子啰?我以为你更有头脑呢,梅格。""即使我等上半生也不会做得比这更好!约翰善良聪明,才华横溢,他愿意工作,也一定会做出成绩,他是这样勇敢,这样充满活力。大家都喜欢地,尊敬他。他喜欢我,不计较我家道清贫、年幼无知,我感到很自豪,"梅格说,神情因激动而显得异常美丽。

  "他知道你的亲戚有钱,孩子;我猜这就是他喜欢你的原因。""马奇婶婶,你怎么能这样说话?约翰不是这种卑鄙小人,如果你这样说下去,我一分钟都不要再听,"梅格气得叫起来,对老太太的不公正猜测感到十分愤慨,"我不会为钱而嫁,我的约翰更不会为钱而娶。我们愿意自食其力,也打算等待。我不怕穷,因为我一直都很快乐。我知道我会跟他在一起,因为他爱我,而我也--"说到此处梅格止住了,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打定主意,而且已经叫"她的约翰"走开,或许他这会正在偷听她这番自相矛盾的话呢。

  马奇婶婶勃然大怒。她原来一心想让她的漂亮侄女寻一头上好姻缘,却不料遭此辜负。看到姑娘那张幸福洋溢、充满青春魅力的面孔,孤独的老太太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又苦又酸的滋味。

  "很好,这事我从此放开不理!你是个一意孤行的孩子,这番傻话将令你蒙受重大损失。不,我还有话说。我对你感到万分失望,现在也没有心情见你父亲了。你结婚时别指望我给你一分钱;等你那位布鲁克先生的朋友们来照顾你吧。我俩从今以后一刀两断。"马奇婶婶当着梅格的面把门砰地一关,怒气冲冲地登上车,绝尘而去。她似乎把姑娘的勇气也全带走了。她一走,梅格便一个人站着发呆,不知是笑好还是哭好。她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便被布鲁克先生一把抱住,只听他一口气说道:"我忍不住留下来偷听,梅格。感谢你这样维护我,也感谢马奇婶婶证明了你心里确实有我。""直到她诋毁你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梅格说。

  "那我不用走开了,可以高高兴兴留下来,是吗,亲爱的?"这本来又是一个发表那篇决定性的讲话,然后堂而皇之地退下的大好机会,但梅格一点也没有这个意思,反而驯服地低声说:"是,约翰。"并把脸埋在布鲁克先生的马甲上,使自己在乔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在马奇婶婶离去十五分钟之后,乔轻轻走下楼梯,在大厅门口稍立片刻,听到里头悄然无声,点头满意而笑,自语道:"她已按计划把他打发走了,此事已经了断。让我去听听这个趣话儿,痛痛快快笑一常"不过可怜的乔永远也笑不出来,她刚踏入门口便吓得呆若木鸡,身子牢牢钉在门坎上,嘴巴张得几乎跟圆瞪着的眼睛一样大。只见布鲁克先生沉着地坐在沙发上,而意志坚强的姐姐则高高坐在他的膝上,脸上挂着一副天底下最卑下的百依百顺的神情。她原要进去为击退了敌人而狂欢一番,称赞姐姐意志坚强,终将讨厌的情人逐出门外,不料却见到这番景象,这一惊非同小可。乔猛吸了一口冷气,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绝没料到情形变得如此恶劣,不禁大惊失色。

  听到响声,这对恋人回过头来,看到了她。梅格跳起来,神情既骄傲又腼腆,但"那个男人",如乔所称,竟自笑起来,吻了吻惊得目噔口呆的乔,冷静地说道:"乔妹妹,祝贺我们吧!"这无异于伤害之外又加侮辱--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乔怒不可遏,两手狠狠一甩,一声不发便冲了出去。她跑上楼,一头闯进房间,痛心疾首地大叫:"啊,你们快下楼;约翰·布鲁克正在干不要脸的事,而梅格竟然喜欢!"把两个病人吓得大惊失色。

  马奇先生夫妇赶紧跑出房间;乔一头把自己摔在床上,一面哭一面骂不绝口,又把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贝思、艾美。两位小姑娘却觉得这是一件顶顶愉快顶顶有趣的盛事,乔心里方好受了一点,这才爬起身,躲到阁楼上的避难所中,把万般烦恼向她的老鼠们倾诉。

  没有人知道那天下午客厅里发生了什么事;但大家谈了许多。一向沉默寡言的布鲁克先生滔滔不绝,他向梅格求婚,介绍自己的计划,又说服大家按他的想法安排一切事情,起能言善辩的口才及穷追不舍的精神令大家刮目相看。

  他正在描绘自己打算为梅格创造的乐园,用茶的铃声响了。他骄傲地携梅格入席,两人全都喜形于色,乔见状早已无心妒忌或苦闷。艾美对约翰的忠心耿耿和梅格的端庄高贵印象尤深,贝思远远望着他们微笑致意,而马奇先生夫妇万分怜爱地望着这对年轻人,显得十分满意,可见马奇婶婶所言不差,他们确实"像两个不懂世故的婴儿一样"。大家吃得不多,但显得喜气洋洋,旧房间也仿佛由于家里发生了第一桩喜事而变得不可思议地亮堂起来。

  "现在你不能说从来没有一件遂心的事情了吧,梅格?"艾美说,一边构思如何把这对恋人双双画进画中。

  "对,不能这样说。自打我说这话来发生了多少事情!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吧,"梅格回答。她此刻正在做着远远超越了面包牛油这类俗物的美梦。

  "在我们经历了种种悲伤之后,现在欢乐接踵而来,我倒希望从此出现转机,"马奇太太说,"不少家庭有时会遇上多事之秋;这一年便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无论怎么说,结局总算不错。""但愿来年更好,"乔咕哝道。看到梅格仿佛被一个陌生人摄掉了魂魄,她心里酸溜溜的。乔对一些人爱之甚深,唯恐会失去他们。

  "我希望从今开始的第三年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我对这有信心,只要我努力实施自己的计划,"布鲁克先生笑微微地望着梅格说,仿佛现在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成为可能。

  "等三年是不是太久了?"艾美问,恨不得婚礼立即举行。

  "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学,还嫌时间不够用呢,"梅格回答,甜甜的脸上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严肃劲头。

  "你只需等着,活由我来干,"约翰边说边付诸行动,捡起梅格的餐巾,脸上的表情令乔直摇脑袋。这时前门砰地响了一声,乔松了一口气,自忖道:"劳里来了。我们终于可以谈点正经事了。"但乔想错了。只见劳里兴冲冲地雀跃而入,手里捧着一大束似模似样的"喜花",送给"约翰·布鲁克太太",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桩好事的促成者。

  "我早就知道布鲁克一定马到功成,他一向如此;只要他下了决心要做一件事,即使天塌下来也能做好,"劳里把花献上,又祝贺道。

  "承蒙夸奖,不胜感激。我把这话当作一个好兆头,这就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布鲁克先生答。他待人一向平和,即使对自己淘气捣蛋的学生也不例外。

  "我即使远在天边也要赶回来参加,单单乔那天的脸色就值得我回来一看了。你好像不大高兴呢,小姐。怎么回事?"劳里问,一面跟乔随众人一起来到客厅一角,迎接刚刚进来的劳伦斯先生。

  "我不赞成这头姻缘,但我已决定把它忍下来,一句坏话也不说,"乔严肃地说。"你不会明白我失去梅格有多么难受,"她接着说,声音微微颤抖。

  "你并不是失去她,只是与人平分而已,"劳里安慰道。

  "再也不会一样。我失去了至亲至爱的朋友,"乔叹息道。

  "但你有我呢。我虽不配,但我一定会和你站在一起的,我知道,乔,一生一世。一定!我发誓!"劳里此话绝非戏言。

  "我知道你一定会的,你待我真好。你总是给我带来莫大的安慰,特迪,"乔答道,感激地握着劳里的手。

  "嗳,好了,别愁眉苦脸啦,这就对了。这事并没有什么不好,你瞧。梅格感到幸福,布鲁克很快就能成家立业。爷爷会帮助他。看到梅格在自己的小屋里该是多么令人羡慕。她走后我们会过得十分开心,因为我很快就读完大学,那时我们便结伴到国外好好游览一下。这样你心里好受了吧?""但愿能够如此。但谁知道这三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乔心事重重地说。

  "那倒是事实。但难道你不愿意向前看,想象一下我们将来怎么样吗?我可愿意,"劳里回答。

  "不看也罢,因为我会看到一些伤心事。现在大家都这么高兴,我想他们将来也不会再高兴到哪里去,"乔说着把房间慢慢扫视一遍,眼睛随之一亮,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令人愉快 的景象。

  父亲和母亲坐在一起,悄悄重温着他们约二十年前的初恋情节。艾美正把一对恋人画下来,他们独自坐在一边,如痴如醉,爱情在他们的验庞上轻轻抹上了一层光辉,给他们蒙上一种描画不出来的美。贝思躺在沙发上,和她的老朋友劳伦斯先生愉快地交谈,老人执着她的手,仿佛觉得它有一种力量,可以领着他走过她所走的宁静的道路。乔靠在自己最喜欢的低椅上,沉静深思,别具一种风韵,劳里倚在她的椅背,下巴贴在她的鬈发上面,在映着两人形容的穿衣镜里头向她点头由衷而笑。

  写到此处,帘幕落下,有关梅格、乔、贝思和艾美的故事暂告一个段落。是否再次起幕全看读者们是否接受这部家庭故事剧《小妇人》的第一部。


□ 作者:[美]路易莎·梅·奥尔科特


本书由“零点书库”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x.cclaw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