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的自我保护?






  生活在太平洋、印度洋热带海域的犀鱼,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武器——尾刺。它能左右开弓,分别用尾部两侧的刀来刺对方。剑鱼的“长剑”能刺透木船的甲板,如同锐利的剑,打起架来很好用。

  非洲的热带森林中,有一种眼镜蛇,能射出一缕缕的毒液,达4米远。一些弱小的野兽遭到一次射击就会丧命。中美洲森林中的酸的虫,背部贮藏有浓度为84%的醋酸,必要时,可把醋酸液喷射60—80厘米远,用以射击来犯者。

  海洋里的某些鱼类,防卫的武器更是“先进”,它们遇到敌害,能放出电流来击伤对方。如电鳐放出的电可达200伏,电鲶放出的电可达350伏,而电鳗放出的电竟可达500伏!如此“高压”的电流,的确让对手害怕。

  有的动物尽管没有可杀伤对手的武器,但会巧施“金蝉脱壳”计。

  黄鼠狼(黄鼬)的肛门有一个臊包,在临危的时候,会放出一股臊气,让对手避之不及。

  大海里的章鱼随身携带装满“墨汁”的黑囊,遇到险情时,便将墨汁射出,施放“烟雾弹”,乘机逃之夭夭。

  壁虎、螃蟹等动物在生命攸关时,还能够断肢残体,以保全性命。

  有的动物遇到敌手时,则利用自己身体上的坚甲或刺等,将薄弱部位隐藏起来。

  龟鳖类及绝大多数软体动物,在体表有一层护身的坚甲或贝壳;一旦发现敌情,它们就把头脚缩进去。

  刺猬在敌手来临时,便把身体卷缩成团,头埋在中间,使贪食的对手无从下口。

  有些动物自己没有类似龟甲、贝壳、棘毛之类的护身符,便借用其它动物的空壳作盔甲。比如寄居蟹,就是借用其它软体动物的空壳来护身的。

  有些动物实在没有别的方法御敌,只有用假死(即拟死)来逃避。

  南美大陆的负鼠,当面临危险时,便躺在地上,闭上双眼,呼吸缓慢,仿佛死了。狐狸也有类似的“装死术”。

  生长在青草地上的蚱蜢,身穿一套绿色的外套,与周围环境的色彩十分一致,连目光敏锐的鸟也很难发现它。

  叩头虫受到惊动时,六足卷缩,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装死。等到没有动静时,再把身体猛地一缩,“嘭”的一声,来个“前转翻”,匆匆而逃。

  壁虎和蜥蜴的尾巴又细又长,遇到敌害时,尾巴会自动断落,离开身体后的尾巴还能不断地摆动,把敌人吸引住,它们自身却逃之夭夭。

  针鼬(yoù)、刺猬的身上长有锋利的棘刺,一遇敌害,棘刺顿时竖起,身体缩成一团,形成一个刺圆球,弄得敌人不知从何下手,只好悻悻离去。豪猪的身上也生有棘刺,它的棘刺竖起后,还会互相摩擦,发出“刷刷”的响声,好像在警告敌人,不得侵犯!

  黄鼬、臭鼬、灵猫具有分泌恶臭的腺体,遇到敌人袭击时,就立即放出臭气或射出臭液,把周围空气熏得臭不可闻,敌人只好掉头而去。美洲臭鼬射出的臭液可达一米之远,熊闻到此臭气也会远远避开,要是喷到人的脸上,甚至会使人昏迷。

  贮粮鼠是一种凶残的小兽,它的胸、腹部有黑、红、白三种毛色,非常鲜艳,当它用后脚站起来时,三种毛色就会暴露,敌人看了十分害怕。生物学称这种毛色为警戒色,是一种防御武器。

  蝎子白天常躲在岩石或木头下。那些爬进房子里的蝎子则躲在地毯下、床上或是鞋子里,所以很危险。某些种类的蝎子。尤其是20厘米长的非洲蝎子,它们的毒刺可以致人于死地。

  蝎子通常用它的两只大而有力的钳子来捕食,食物绝大部分是蜘蛛和昆虫。只有当猎物挣扎时,它才会使用毒刺。

  大家都知道蜜蜂会蜇人,所以很多人怕蜜蜂,不敢接近它们。其实蜜蜂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轻易蜇人的。因为蜜蜂蜇人以后,自己也要死去。蜜蜂不喜欢黑色的东西和酒、葱、蒜等带刺激性的特殊气味。如果这些颜色和气味的东西接近它,它会认为是敌害,就可能用它的防卫武器,刺针蜇人。如果我们用力去扑打它,也有挨蜇的可能。这是蜜蜂和其他许多生物一样,有自卫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