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讲 建筑的民族形式(1)


第3讲 建筑的民族形式(1)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本文系作者1950年1月22日在营建学研究会的讲话稿。
  在近一百年以来,自从鸦片战争以来,自从所谓“欧化东渐”以来,更准确一点地说,自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以来,在整个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带来了一场大改变,一场大混乱。这个时期整整延续了一百零九年。在1949年10月1日中国的人民已向全世界宣告了这个时期的结束。另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开始了。
  过去这一百零九年的时期是什么时期呢?就是中国的半殖民地时期。这时期中国的政治经济情形是大家熟悉的,我不必在此讨论。我们所要讨论的是这个时期文化方面,尤其是艺术方面的表现。而在艺术方面我们的重点就是我们的本行方面,建筑方面。我们要检讨分析建筑艺术在这时期中的发展,如何结束,然后看:我们这新的时代的建筑应如何开始。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我们这时代是一个第一伟大的时代,第一重要的时代。这不是一个改朝换姓的时代,而是一个彻底革命,在政治经济制度上彻底改变的时代。我们这一代是中国历史中最荣幸的一代,也是所负历史的任务最重大的一代。在创造一个新中国的努力中,我们这一代的每一个人都负有极大的任务。在这创造新中国的任务中,我们在座的同仁的任务自然是创造我们的新建筑。这是一个极难的问题。老实说,我们全国的营建工作者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怎样去做,所以今天提出这个问题,同大家检讨一下,同大家一同努力寻找一条途径,寻找一条创造我们建筑的民族形式的途径。
  我们要创造建筑的民族形式,或是要寻找创造建筑的民族形式的途径,我们先要了解什么是建筑的民族形式。
  大家在读建筑史的时候,常听的一句话是“建筑是历史的反映”,即每一座建筑物都忠实地表现了它的时代与地方。这句话怎么解释呢?就是当时彼地的人民会按他们生活中物质及意识的需要,在运用他们原来的建筑技术的基础上,利用他们周围一切的条件去取得、选择材料,来完成他们所需要的各种的建筑物。所以结果总是把当时彼地的社会背景和人们所遵循的思想体系经由物质的创造赤裸裸地表现出来。
  我们研究建筑史的时候,我们对于某一个时代的作风的注意不单是注意它材料结构和外表形体的结合,而且是同时通过它见到当时彼地的生活情形,劳动技巧和经济实力思想内容的结合,欣赏它们的在渗合上成功或看出它们的矛盾所产生的现象。
  所谓建筑风格,或是建筑的时代的、地方或民族的形式,就是建筑的整个表现。它不只是雕饰的问题,而更基本的是平面部署和结构方法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是互相牵制着的。所以寻找民族形式的途径,要从基本的平面部署和结构方法上去寻找。而平面部署及结构方法之产生则是当时彼地的社会情形之下的生活需要和技术所决定的。
  依照这个理论,让我们先看看古代的几种重要形式。
  第一,我们先看一个没有久远的文化传统的例子——希腊。在希腊建筑形成了它特有的风格或形式以前,整个地中海的东半已有了极发达的商业交流以及文化交流。所以在这个时期的艺术中,有许多“国际性”的特征和母题。在Crete岛上有一种常见的“圆窠”花,与埃及所见的完全相同。埃及和亚述的“凤尾草”花纹是极其相似的。
  当希腊人由北方不明的地区来到希腊之后,他们吸收了原有的原始民族及其艺术,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把自己巩固起来。Doric order就是这个巩固时期的最忠实的表现。关于它的来源,推测的论说很多,不过我敢大胆地说,它是许多不同的文化交流的产品,在埃及Beni-Hasan的崖墓和爱琴建筑中我们都可以追溯得一些线索。它是原始民族的文化与别处文化的混血儿。但是它立刻形成了希腊的主要形式,在希腊早期,就是巩固时期,它是惟一的形式。等到希腊民族在希腊半岛上渐渐巩固起来之后,才渐渐放胆与远方来往。这时期的表现就是Ionic和Corinthian order之出现与使用,这两者都是由地中海东岸传入希腊的。当时的希腊人毫不客气地东拉西扯地借取别的文化果实。并且由他们本来的木构型成改成石造。他们并没有创造自己民族艺术的意思,但因为他们善于运用自己的智慧和技能,使它适合于自己的需要,使它更善更美,他们就创造了他们的民族形式。这民族形式不只是表现在立面上。假使你看一张希腊建筑平面图,它的民族特征是同样地显著而不会被人错认的。其次,我们可以看一个接受了已有文化传统的建筑形式——罗马。罗马人在很早的时期已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并且已有了相当进步的工程技术。等到他们强大起来之后,他们就向当时艺术水平最高的希腊学习,吸收了希腊的格式,以适应于他们自己的需要。他们将希腊和Etruscan的优点联合起来,为适应他们更进一步的生活需要,以高水准的工程技术,极谨慎的平面部署,极其华丽丰富的雕饰,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建筑形式。
  我们可以再看一个历史的例子——法国的文艺复兴。在15世纪末叶,法王Charles七世、路易十二世、Francis一世多次地侵略意大利,在军事政治上虽然失败,但是文化的收获却甚大。当时的意大利是全欧文化的中心,法国的人对它异常地倾慕,所以不遗余力地去模仿。但是当时法兰西已有了一种极成熟的建筑,正是Gothic建筑“火焰纹时期”的全盛时代,他们已有了根深蒂固的艺术和技术的传统,更加以气候之不同,所以在法国文艺复兴初期,它的建筑仍然是从骨子里是本土的,民族的。大面积的窗子,陡峻的屋顶,以及他们生活所习惯的平面部署,都是法兰西气候所决定的。一直到了17世纪,法国的文复式建筑,而对于罗马古典样式已会极娴熟的应用,成熟了他法国的一个强有民族性的样式,但是他们并不是故意地为发扬民族精神而那样做,而是因为他们的建筑师们能采纳吸收他们所需要的美点,以适应他们自己的条件、材料、技术和环境。
  历史上民族形式的形成都不是有意创造出来的,而是经过长期的演变而形成的。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艺术创造差不多都是不自觉的,一切都在不自觉中形成。但是自从19世纪以来,因为史学和考古学之发达,因为民族自觉性之提高,环境逼迫着建筑师们不能如以往的“不识不知”地运用他所学得的、惟一的方法去创造。在19世纪中,考古学的智识引诱着建筑师自觉地去仿古或集古;第一次世纪大战以后许多极端主义的建筑师却否定了一切传统。每一个建筑师在设计的时候,都在自觉地创造他自己的形式,这是以往所没有的现象。个人自由主义使近代的建筑成为无纪律的表现。
  每一座建筑物本身可能是一件很好的创作,但是事实上建筑物是不能脱离了环境而独善其身的。结果,使得每一个城市成为一个千奇百怪的假古董摊,成了一个建筑奇装跳舞会。请看近来英美建筑杂志中多少优秀的作品,在它单独本身上的优秀作品,都是在高高的山崖上,葱幽的密林中,或是无人的沙漠上。这充分表明了个人自由主义的建筑之失败,它经不起城市环境的考验,只好逃避现实,脱离群众,单独地去寻找自己的世外桃源。
  在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的土地制度,使资本家将地皮切成小方块,一块一块地出卖,惟一的目的在利润,使得整个城市成为一张百衲被,没有秩序,没有纪律。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 中国建筑艺术二十讲·梁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