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讲 店面——店面简说


第10讲 店面——店面简说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本文写于1937年1月,是梁思成为《建筑设计参考图集第三集》写的说明文。
  本集图版完全是北平旧式的店面。由近代商业眼光看来,这种店面的图样,也许不尽合广告学原则,致使人对于它的招买力发生怀疑;然而这种古式图案中,的确有不少长处,不少有趣之点,值得现代建筑师们的注意和采取。
  在中国营造学社所搜集的许多艺术品中,极少关于店铺建筑的资料。乾隆《内庭圆明园内工诸作现行则例》里,有圆明园拟定铺面房,装修,拍子,及招牌,幌子一册。关于铺面房各部分所需工限,虽然严密制定,对于建筑的方法,各件之大小,却完全没有提到。但由实物上研究的结果,我们知道铺面建筑的大木构架,一切均以《工程做法》的“小式大木”为准绳,此外还有几种特征,约略分述如下:
  (一)在平面布置上,店铺与他种建筑物,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其最可注意之点,乃在住宅或其他建筑临街一面辟大门一间(或多间),其临街余房均甃以砖墙;而店铺则在这一面开敞,既不用大门,铺面房同时也是出入的孔道。
  (二)店铺临街一面,多添出平顶房,称为“拍子”(其房顶泛水,则向后泄泻;这是防止雨天雨溜雨由檐滴下,妨碍顾客的出入);房顶既是平的,檐前便有挂檐板(亦称华版),版面可雕许多有趣的图案。但规模较小的店铺,则如住宅一样,使滴水瓦檐向前,并无拍子的增设。
  (三)店面装修——即门窗扇等——与住宅宫殿或其他建筑显然不同。普通建筑的装修,以御风雨,分内外,为主要功用,所以用槛窗风门之属,以求舒适。店铺装修虽亦须具上述功用,但同时尤须便利出入,以广招徕,所以通常所见,多用住宅内檐所用的扇,置之外檐柱间。这种扇比较玲珑轻巧,输入光线既多,出入亦便,既分内外,但必需时,又可完全脱下,成为一个开敞的局面。故装修之用,在店铺与住宅及其他建筑上,有很大的区别。
  在外表样式上,北平的店面约略可分作下列数种:
  一、牌楼式
  铺面前面立起高大的牌楼,在北平是一种常见的图案,为铺面建筑中之铺张最甚者。这种牌楼,竟可说是一个大幌子,完全属于装饰性质,与店铺本身无直接关系。
  牌楼的间数,多随铺面的间数,虽也偶有铺面三间而牌楼只一间的。牌楼柱多是圆木柱,立在铺房檐柱之前,往往用铁条钉在檐柱上。柱的下段,不似通常过街牌楼,不用夹杆石扶着;柱脚却有圆形古镜。为坚固计,这些柱脚有许多埋入地中甚深。柱的上端却高高伸出楼檐以上;头上安云罐或宝珠一类的装饰。各间楼檐均用斗栱承托;斗栱或简或繁,形制不一,楼檐亦有单檐重槽之别。斗栱之下,仿佛都没有正式的额枋,而将平板枋放在上槛之上。自斗栱以下铺门以上的面积,完全做成华版。按其高度而异其华版之层数,视面阔之长短,而定其块数。凡此种种,都没有定规。华版部分最下的横枋,有高至约略与屋檐挂落板上皮平,露出前檐装修之全部者;有华版以下,尚加许多雕饰,致将装修之上段遮掩者;亦有柱中段为挂槽板所遮断,将牌楼绦环,及挂匾额的分位,划然拱在平房顶以上者,最后一种,却比较少见。
  各楼顶均悬山造,瓦穴青筒瓦,雕清水脊;庑殿或歇山顶,或顶上安兽吻者,均从未见过。
  为标示店铺字号及商品种类,牌楼上须加匾额及招牌幌子之类。匾额的位置,均在楼檐下绦环以上的分位,用托子承托,斜向下面悬挂着。在约略同样的高度,在柱身之上,往往有雕作龙形的“挑头”伸出;由挑头上可以悬挂长条的招牌,或是用木做成的商品模型或样子。
  挑头与柱相交处,下面有角替承托;上面与角替相反的地位,则有立板一块,长方形,圆角,遍雕精细的花纹,称为牙子。绦环最下一道横枋之下,与柱相交处亦有用角替者。
  较次的店面,门前用牌坊而不用牌楼。牌坊较牌楼简单,虽亦四柱冲天,但柱间只有绦环华版,上面没有斗栱楼檐遮盖;故也没有匾额。字号和商品名称都写(或刻)在华版上。柱上大多没有挑头伸出。门前因牌楼的立法,往往可以标示店铺的性质;如木厂无论门面多少间,只立一间牌楼,高高耸起。香烛店多用重檐牌楼。惟有染坊最为特殊,最能表示商品的性质。牌坊上面架起细长的挑杆多根;遇有染好须晾干的布匹之类,便高高挂起垂下。这种幌子,既合实用,又便宣传,但是与路上行人有无不便,却是个问题。
  二、拍子式
  许多店铺不用牌楼牌坊,而以平顶的拍子当着街面。为求给买主以与牌楼牌坊所予类似的印象,在拍子的平顶上,往往可以立起栏杆,栏杆上标起店铺的字号,拍子的挂檐板上伸出挑头,以增加广告效力。其中也偶有安分守己,不事铺张的小店铺,店面呈露简朴清净的样子。
  由结构方面看,拍子只是一座平顶的廊。前面一例柱子,按铺身间数分配。柱子平面率作方形,上安承重枋,枋上安楞木以承望版及灰顶。承重枋头上安挂檐版,上冠以砖质冰盘檐,全部与罗马式Cornice极相似。挂檐板面,无例外的必有全部盖满的雕花。若要使挂檐板支出特远,则加用垂柱,垂柱的下端,多刻作仰覆莲瓣。若要在挂檐板上伸出挑头,便将承重枋加长伸出,称为“挑头承重枋”。
  拍子的装修,大多玲珑开敞:通常住宅内檐所用的装修,在商店上则用在外檐。其分配方法,最常见的是明间开敞,有门可以出入,次梢间除安扇外,下半有栏杆阻隔,但亦偶有次间用槛窗槛墙者,或次间辟门与明间完全相同者。更有不规则的,明间及次间之一开敞,其他次间则有槛窗;有三间店面,一次间有槛窗,而其余两间又分为一明间,余两半次间而拦以栏杆者,样式纷繁,并无定式。
  在普通扇之外面,多数商店多在柱间加安雕刻繁富的落地罩或横楣一类的装饰,这种纯粹的装饰品,极容易遮掩了建筑物本身的美德;偶尔也有用得恰到好处,不讨人厌的。
  店铺之中,有在拍子前檐柱间不施装修,使成走廊形式者,这种做法在北平以外的许多地方很多,在北平城内,却比较少见。规模较小的店铺,可不用拍子,乍看颇似向街上敞开的住宅。
  三、重楼店面
  在繁盛的街市上,有许多重层乃至三四层的店面。这种店铺前的拍子的构架,本来就与《工程做法》所规定楼房的下层相同,平房顶的承重枋和楞木就是楼板的骨干,在那上面加建一层房架,自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在外表上,临街的第一层与单层的店面完全相同;店面所必有的挂檐板,本来就是楼房原有的一部分;挑头,栏杆等,仍能照样地安装。
  所以在外表图案上,多层或单层并不成为问题。
  重层店铺上下两层间的关系,在图案上也可演出相当变化。拍子之上,也许有楼;也许楼在店屋本身上,而拍子的平顶乃成一种露台;也许店屋本身及拍子之上同有楼,而拍子上之一部,不安装修,成为廊子;乃至在拍子上陡然立起空敞的雨棚,也可得见。至于上层的屋檐,以通常滴水瓦檐为多,但间或也有用平顶拍子的。
  重层店铺之踞在街角上者,往往因地势关系,而成为种种富于变化的局面。在正阳门外五牌楼两侧及西四牌楼的街角上,有重层的店铺,乃清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建来点景的;在都市设计研究上,为颇有趣味的资料。煤市街的过街楼,及其附近层叠高起的铺房,都非常富于诗意。东河沿西口转角上的重楼,用抹角形式,由商业术上讲,自然较胜于以角头向着顾主。
  屋顶的做法,除去转角房外,多用硬山顶。但是偶然也有用平顶,或歇山顶的。
  四、栅栏店面
  当铺的门面与其他店铺性质不同,它须具有防范保卫的可能。于是森严的栅栏,便成了当铺的特征。
  栅栏多按铺身间数分间数,立起柱子;柱间安上下枋,枋间安直棂。栅栏上还有简单的瓦顶。栅栏开门多狭小,门上有门楼,楼上伸出幌子。栅栏的一端多开旁门以便出入。
  也许因为玻璃缺乏,所以商品的广告法,在古式的店面上,从来没有利用窗子陈列的,引起顾客注意惟一的方法乃在招牌幌子。
  严格地说,牌楼并非店面的建筑,而是个大招牌,但因为它的结构是“建筑的”,而且常常与店面建筑部分不可分离,所以它所给人的印象便是以它为店面的本身。于是牌楼上所安的许多匾额和招牌,安在牌楼华版上的,或是由挑头上吊下的,都成了牌楼之一部。
  挑头在广告上既属必要,而由建筑的眼光上看来,又那么适用而且忠实,所以无论牌楼或拍子,大多数都有挑头,或自挂檐板伸出,或自牌楼柱伸出。挑头有夔龙挑头与麻叶挑头两等,通常商店多用夔龙,麻叶挑头则不多见。
  自挑头上所悬挂的幌子,有两种挂法:一种将各种商品的象征品,直接由挑头挂下;另一种则自挑头之下,悬挂横杠一条,两端雕作龙头,杠身满雕鳞甲,与挑头相似;由这横杠之下,再悬挂种种幌子。规模小的店面,若没有拍子而要挑头,则自柱身紧贴檐下斜向上挑起。
  有些店铺,常在店前另立幌子或模型,如香烛店前的大蜡烛,或当铺前面高大的幌杆,都饶有趣味。店面华版及挂檐板,雕刻的花纹形式极多,满地卷草纹者,比较常见,由图案的观点上,虽然线路圆和雕工精致,但乏趣味。以直线与曲线相间,或用博古图,在枋上用搭栿子,留出一片净朴的面积者,却比较幽雅。垂柱下端及其间横楣绦环,常常也有趣味的雕刻。店面的扇,多用住宅内檐所用的形式,其中也有精品,将来在《扇集》里,当另详细讨论。至于店面前用于次梢间的栏杆,乃是店铺所独有,这种栏杆大致较高于通常的栏杆,功用等于栅栏。其图案亦富于变化,精品颇多。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 中国建筑艺术二十讲·梁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