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那个老太婆此时正坐在家里的纺车边纺纱织布,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她脚边的炉子里燃着的一
零点作文 零点故事 零点武侠 期刊在线 名著导读 零点书吧 Ebook Online Studio
本书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请购买正版图书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阅读设置:字体颜色






  却说那个老太婆此时正坐在家里的纺车边纺纱织布,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她脚边的炉子里燃着的一块木炭发出了微弱的亮光。这时,从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嘎嘎嘎的声音,原来是她的鹅群从草地上回来了,不一会儿,她的女儿也回来了。可是老太婆却没怎么搭理她,只是对她点头示了意。于是女儿便坐到她的身边,从她手中接过纺锤,像个年轻的姑娘一般灵巧地纺起线来。她们就这样默默地干了两个小时,谁都没说一句话。这时,她们听到有什么东西在窗外叫着,还看到有两只眼睛在忽闪忽闪地往里瞅着。原来那是一只老猫头鹰在咕咕咕地叫哩。于是老太婆抬头看了看天,然后说:
  “时间到了,女儿,去干你的事儿吧。”
  于是,姑娘便走了出去。她到底要去哪儿呢?只见她穿过草地然后继续朝前走去,一直走进山谷,最后她来到了三棵老橡树旁的井边。这时,圆圆的月亮已经悄悄地爬上了山顶,皎洁的月光照在山谷里,一切都是那么明亮,仿佛针儿掉在地上也能找到。只见她取下脸上的面皮,把头低下在井边洗了起来。洗完脸后,她又把那张面皮浸到水里,然后再在草地上铺平凉干。可是你绝对想像不到这个月光下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只见她那头花白的假辫子掉了下来,一头金发像阳光一样披散在肩头,仿佛像一件外套似的盖住了她的整个身躯。她的两只眼睛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晶莹剔透,娇嫩的双颊恰似那盛开的花儿。
  可是美丽的少女却十分忧伤,她坐到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泪珠一颗颗地落到披散的头发间。她就这样坐了很久,突然,附近的树林里发出了一阵沙沙的声音,她像一头听到猎人枪声的小鹿似的从地上一跃而起。这时,月亮被一团星云遮住了,一眨眼,那姑娘又重新套上了她的面皮和假发,像一盏被风吹灭了的灯一样骤然消逝在树林之中。
  姑娘像一片白杨树叶似的全身颤慄着跑回了家。那老太婆这时正站在门边,姑娘想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可是她却笑着说:“我已经全知道了。”老太婆把姑娘带进屋里,然后在火炉里再加上了一块木头,可是她却没有坐到纺车前去,而是拿来一把扫帚,开始打扫屋子。“一切都要弄得干干净净的才行。”她对姑娘说道。“可是,妈妈,”姑娘说,“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开始干呢?你怎么啦?”“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老太婆问道。“还没到午夜,”姑娘回答说,“可是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你不记得了吗?你就是三年前的今天到我这儿来的呀!”老太婆继续说道,“你在我这儿的时间已经够久的了,你不能再待在这儿了。”姑娘吃了一惊,问:“唉,亲爱的妈妈,你难道想赶我走吗?你叫我去哪儿呢?我既没有朋友,也没有了家,我能上哪儿去呢?凡是你叫我做的活儿我都做了,你也对我挺满意,别赶我走吧!”老太婆不愿告诉她真正的原因,只是说:“我不再待在这儿了,可我搬走的时候,要把这儿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所以不要妨碍我干活,你也不用担心,你会找到住处的。而且我将要给你的报酬你也会很满意的。”“可是请你告诉我,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姑娘继续问道。“我再对你说一遍,不要妨碍我干活。不要再问了,回你的房间去,把脸上的面皮取下来,再穿上你当初来我这儿时穿的那件丝绸衣服,然后呆在你自己的房间里,直到我叫你出来为止。”
  却说国王和王后以及小伯爵一起出了王宫,准备到荒野上去找那个老太婆。夜里,小伯爵在森林里掉了队,只好一个人继续朝前走。第二天,他才找到了那条上山的路,便不停地朝前赶路,一直走到天黑才爬到一棵树上,准备在那儿过夜。当月亮出来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人影从山上走了下来,虽然这人的手里没有拿鞭子,可是他却一眼认出这个人就是那个牧鹅女。“呀,”他差点失声叫了出来,“是她,我刚刚才从一个巫婆的魔掌中逃出来,莫非现在又要落入另一个巫婆的魔掌?”可是,当他看到牧鹅女走到井边取下面皮,一头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的时候,他大吃了一惊,因为他一生也没见过像她那么美丽的女孩。他大气都不敢出,却竭力伸长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美丽的姑娘。也许是因为他的身体太往前倾,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喀嚓’一声,一根树枝突然断了下来。就在这时,只见姑娘飞快地套上面皮和假发,像小鹿似的跳了起来,在月亮被乌云遮住的一刹那,姑娘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她刚逃走,他便从树上飞快地跳了下来,紧跟在她身后。没多久,他便看见夜色中有两个人影穿过草地,原来那是国王和王后。他们远远地看见了老太婆屋里的亮光,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这时,伯爵上前把他在井边见到的怪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很快就确认那一定是他们失踪多年的女儿。于是他们就兴高采烈地朝前走,很快便到了那个有亮光的小屋前。只见那些鹅蹲成一圈,脑袋全都插进它们的翅膀里在睡觉哩。他们三人朝窗户里看去,只见那老太婆一个人正坐在屋里纺线,又点了点头,却没有回头看。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仿佛这儿住的全都是些脚上不会粘上灰尘的小雾人似的。他们看了好一会儿,却没看见那个姑娘。于是他们鼓足勇气,轻轻地敲了敲窗户。这时,那个好像是一直在等着他们的老太婆站了起来,非常和蔼地说:“只管进来好了,我早就知道你们来了。”于是,他们走了进去,那老太婆又说:“要是你们三年前不把自己善良可爱的孩子赶出家门,那今天也不用走这么远的路了。只是她在这儿对她也没什么坏处,因为三年来,她只管放鹅,因此她那小小的心灵并没受到什么创伤,倒是你们却一直生活在焦虑不安之中,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说完,她便走到另一扇门前,大声说:“出来吧,我的女儿。”这时,门儿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着袍子的美丽姑娘。只见她一头金发披散在肩头,两只眼睛扑闪扑闪的,恰似一位下凡的仙女。
  她朝着自己的父母走去,搂住他们不停地亲吻着,大家全都高兴得哭了起来。这时,姑娘看见了站在他们身旁的这位年轻的伯爵,她的脸儿就像原野上那羞答答地绽开着的玫瑰。这时,国王说:“亲爱的孩子,我的王国已经给了你的两个姐姐,我该拿什么送给你呢?”“她什么都不需要,”老太婆说道,“我要把她为你们流的眼泪还给她,那全是一颗颗比从海里采撷出来的珍珠还要美、比你的整个王国还更珍贵的宝贝。还有,我要把这间小屋留给她,作为她在这儿放鹅的报酬。”话音刚落,那个老太婆便在他们面前消失了。这时,他们听见四周的墙壁正在嘎嘎作,转头一看,原来这间小屋已变成了一座华丽的宫殿,御膳桌也已摆好,还有许多仆人正在忙着上菜哩!
  故事到这儿还没完,可是给我讲这个故事的祖母已经记不清楚后面的情节了。可我总认为,美丽的公主一定和伯爵结了婚,他们一定住在那座宫殿里,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一直到老。而当初在小屋前饲养的那群小白鹅,是否是那些被老太太收养的少女——她们现在有没有恢复人形,并留在年轻的王后身边当侍女,我都不清楚,可是我想一定是这样的。不过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那就是那个老太太不是人们所说的老巫婆,而是一位好心肠的女术士,并且让公主一生下来,哭出来的就不是眼泪,而是一颗颗珍珠的人,也多半是这位老太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05-2008 88onli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