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散文·我的故事

>>> 2007年第1期

我的传销噩梦

作者:易成伟

字体: 【


  2004年6月初
  我的学费因个人原因未能缴清,被学校扣发毕业证书。这是所有学校屡试不爽的做法。
  我就读的是一所二类大学,现在已经升上一类。但我不是本科,只是其学校下属的职业技术学院,找工作自然有很大难度。正在考虑如何赚钱缴上学费赎回毕业证的时候,一个高中时候的铁兄弟给我打来电话,说是现在广州,工作方面很得意,底薪都有两千多。对于刚毕业的学生,就算是本科,两千多的底薪在我所在的城市也是不可能的(当然个别情况除外)。而对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来说,更是可望而不可及。
  先说说我这哥们吧。高中时代我们都不是什么好鸟,打架斗殴是常事。复读的时候我们正好分在隔壁班,大家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现在的高中烂得要死,我们这些落榜生在那里居然也成了尖子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很快就厌倦了枯燥的学习,人就慢慢堕落了:打架,逛街,惹是生非。我和那哥们的感情就是在钢管和凳子腿来回挥舞中慢慢深厚起来的。
  这些成为我们高考再次失利的原因。最后他去南京学经济,我到武汉学电子,都是大专。
  每年寒暑假放假回来,那哥们都在我这里玩上几天再回家,一起去上网,一起抽烟喝酒。有钱一起花,没钱的时候一根烟大家一人一口。真正做到共产主义。
  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很兴奋。他告诉我说,他们公司现在在招人,还差一个品质助理的位置,他叫他老大给我留着。然后给我提供了公司的名称,电话,网址,以及其他一些信息。开始我还不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上网查了之后才确认没有问题。
  但还是缺乏经验。我没能确认最重要的一点,他是否真的在此公司任职!因为涉世不深,不知人心险恶,甚至根本没有怀疑他。他说试用期给1800左右,包吃住。我满以为是一份好工作,跟家里打了个招呼,人就登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
  
  6月24日 晚
  火车上人不多。我和一个同学一起,他去广州另外一个地方,我去番禺。在车上,我们遇到一个好心的做业务的大哥。他耐心地给我们讲解广东近年来的发展趋势及一些在社会上应该注意的地方。当他知道我要去番禺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跟我说:“去番禺要小心啊,要是看到什么情况不对的,马上报警!去的时候最好不带行李,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到了广州之后,那个大哥知道我们没来过广州,好心地把我们送到汽车站,临行前一再嘱咐我们要小心。
  
  6月25日
  到了番禺之后我那哥们来接我。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的。他跟我说那男的是他老大。叫徐×。两人都很热情,见到我之后就帮我背包,拖箱子。
  我出来的时候回过一趟家,当时老头子不在。我也知道他是气我,不想见到我。我从小就不是听话的乖乖仔,所以爸爸一直不是很喜欢我;或者是书上说的"严父慈母"吧。我妈怕我在外面过不好,什么都让我带上,甚至带了一床空调被,要不是我坚持,枕头都要塞我包里。
  他们俩带我到住的地方,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面有七八个人。这时候已经中午11点多,我正奇怪为什么才11点多就都聚在一起不去上班。我那哥们说他们公司上班很随便,虽然是11点半下班,但是11点就可以出来了,下午两点才去。我庆幸找到一个好公司。
  吃饭了。
  饭菜不是很丰盛,但基本上都是荤菜。因为坐了一夜火车没什么胃口也没什么精神,随便吃了一点就午睡了。
  睡醒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钟,他们都在看书。我就过去跟他们聊天。但是那些人都支支吾吾地不愿意跟我多说话。我找到我那哥们,跟他说想出去转转。他面有难色,叫我等一下,然后转身出去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回来了,跟我说,出去转转可以,但是不要乱说话,尤其不能跟陌生人说话;说这边暂住证查得很严,抓到没有暂住证的最少要罚800。我说你放心,不会让你难做的。于是他和另外一个男的张某就带我出去逛。出了门就是星海公园,在里面逛了半天,我觉得这里的环境还真不错,老人们悠闲地下着棋,小孩子在追逐打闹,公园里绿树成荫。当时我就想,下了班来这里,找个草地一躺,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逛了一个多小时,张某就不停地催我们回去。我那哥们说晚上他们主任要来给我面试,也让我早点回去。我就觉得很奇怪,怎么安排得这么紧张?我还想在这边好好玩几天再去面试呢!
  回去之后吃晚饭,都是中午剩下的饭菜,吃完之后还有水果。
  大约到了快8点的时候,他们开始收拾屋子,收拾出一间房来,摆上桌子,两张椅子。
  8点整,那个主任来了。他很客气地把我让进房间,然后关上房门。我那哥们站在旁边就开始给我介绍。“这位是我们尊敬的×主任,在我们这个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没说几句,那主任把手一挥,“你先出去吧。”我那哥们就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
  面试正式开始。
  那主任先问了一些关于我家乡的话题,又问我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发展什么的。之后又闲聊了一下网络方面的问题,然后进入正题。他问我:“在一家公司/工厂里,生产,品质,销售这三个环节哪个最重要?”其实这个问题现在叫我来说的话还是很有难度,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我想我是来应聘品质助理,当然就该回答品质啰。
  没想到那个主任这样回答我,“就算一个厂家生产的东西再多,质量再好,卖不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我当时急于得到这份工作,所以做销售和做品质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只要能赚到钱。而且我性格外向,很善于同他人打交道,说不定做销售这一块会有更大的前途。于是我就改口,说我愿意去做销售。
  听到我改口之后,那主任立马像变了一个人,开始给我讲一套新的“理论”——网络销售。
  简单的说,网络销售就是把你的人际关系交织成一张网,然后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八传十六这样。
  我一听这个,心咯噔一下就沉下去了,这不是他妈的传销嘛?但是那主任根本就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讲着某些人做网的成功史,某人赚了多少钱,这个系统怎么有前途。我脑子里一团糨糊,听着听着人就晕乎乎的了。直到他讲完,我才回过神来。
  恭送那主任之后,我那哥们的老大就说了句,“夜深了,都洗洗睡吧!”然后大家像得到命令一样都去冲凉了。下午跟我一起去逛公园的姓张的小伙子,非要跟我一起洗。说什么两个人一起洗比较快。这时候我已经发现,这个房子虽然小,但是不管我去哪里,他总在我身边跟着。我不习惯两个人一起洗,尤其是和陌生人。我那哥们就过来跟我一起洗。
  洗完之后我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想想刚才那主任跟我说的东西和身边发生的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我渐渐明白,我上了传销这贼船了。
  我把我那哥们叫过来,问他:“你是什么意思?”那哥们还跟我装糊涂,“什么什么意思啊,叫你过来给你一份工作啊。”这时候那姓张的小子不合时机地过来了:“很晚了,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呢!”我没有理他。他又叫了一遍,我还是没理他。他伸手就把我往房间里拉。我一把摔开他的手,丢了一句,“少跟我拉拉扯扯,要睡你自己去睡,别他妈一天到晚跟着我!”
  那人看我脸色不对,也不拉了,就站在旁边不动,也不走,看他那架势是要动手了。说实话,我小时候练过铁头功,头顶能开砖;大学时候还学过几天跆拳道,好歹咱也练过。我也站开两步,准备一个侧踹的动作。我那哥们看这形势,马上对那姓张的说:“你先回去睡觉,他等下就来,我跟他谈一下。”那姓张的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他走了之后,我就跟我那哥们挑开窗户说亮话。不管怎么说他就是那一句:“放心,我不会害你的!”说得我烦了,丢下一句,“明天早上我就走。”然后去睡觉了。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