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散文·我的故事

>>> 2007年第1期

老南征婚

作者:胡 虫

字体: 【


  我们单位的新办公地点此前曾是一家婚介所,前不久,一位年过60的老人来找婚介所的人,才发现婚介所已搬走了,于是就跟我大倒苦水。我暂且称这位与我有一面之交的朋友为“老南”。他从2001年开始征婚,先后在5家婚介所建档,与多名女士见过吃过喝过,花了三千多元,如今还是单身,可谓劳心又费钱,竹篮打水一场空。
  老南说,他第一次进婚介所就如小孩头一次进幼儿园一样好奇和拘谨,工作人员听了他的介绍后说他条件还可以,建了档没几天就被安排约见,这么快到来的彩虹照得他有点晕乎,刮了脸换了衣服带着相亲的喜悦出了门。对方看起来不到五十岁,但仅问了问他的情况就站起来说“以后联系”,说完人就走了。第二个约见的与第一个差不多。婚介所还打电话问他见不见第三个,他反问道:“给我约见的人怎么都和马路上问路的一样问完了就走?”工作人员听后笑道:“我们的责任是安排你们见面,你们怎么说怎么谈,就看你们自己了。”
  老南决定换家婚介所看看,这家婚介所过了十多天才通知他去,他坐下不久,女方来了。老南问了两个问题后,对方客气地站起来说:“咱们边吃边谈吧。”到一个饭店,老南点了菜,两人边吃边谈,但谈的全是菜。吃完,那女士拎上包就走了,老南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老南把这些事给朋友一说,朋友问他怎么不托朋友介绍,还说婚介市场现在有不少骗人的婚托,还有些婚介所是随便给你找个人见面交差。老南倒不这么看,他感到婚介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挺认真的,看他的材料很认真,建档也很认真。以前老南也没少托人,但对方一听他退休工资才550元,住的是单位公房,就没人接茬了。
  换了个婚介所,人家给他约见的女士是个实在人,问了老南的情况后说:“不是打击你,根据你的条件很难有结果。”老南问要什么条件才行,那女士说要求也不高,一般来说月工资要过千元,房子过80平方米才行。老南认为这是偏见,他工资不高但也没负担,他没私房但精气神不输给中年人。他这年龄找的是伴,不是找创业夫妻,他的身体不但不要别人照顾,里外还全拿得起。想到这他又信心倍增了。
  老南于是又换了家婚介所,不久,婚介所安排他与一名女士见面,这名女士是几年来他见的最漂亮的。那名女士提议去喝点儿什么,然后带老南进了距婚介所几步远的一家咖啡馆,进门后一人点了一杯咖啡,外加4碟子的瓜子、巧克力、糖和花生。两人聊了很多,老南感到咖啡比茶好,喝了一杯又要了一杯。
  埋单时老南晕了:210元!老南问:“咋这么贵?”服务员说咖啡一杯40元,果品一碟20元,巧克力是30元。那女士也在一边说:“他们这里就这价。”结果一出门,她就径自走了。当婚介所再安排他见面时,老南气呼呼地说:“要吃要喝的不见,不吃不喝才见。”
  征婚显然是老南生活的主旋律,对此他倾力投资。平时出门都是“11路车”(步行),婚介所安排约见时,他总是坐车去走着回,就这样还碰到交钱后婚介所蒸发不见的事。
  当然,老南征婚也有他的立场,对现在的一无所获,老南的态度是“把征婚进行到底”,就如他参加一个营销培训班时所听到的:你上门去推销可能失败,可能一无所获,但你如果不去推销,那就肯定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