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散文·我的故事

>>> 2007年第1期

我是怎样被解雇的

作者:谁是我de

字体: 【


  我在一家合资公司技术研发部门任资深工程师,月薪过万。没有项目的时候,工作尚且轻松。也许正因如此,我部门经常受到其他部门的议论,工作任务轻,工资却拿得那么高。于是关于我部门要撤并的流言四起。老板们有的离职了,有的转部门了,而当兵的也人心惶惶,纷纷想另寻出路。
  然而某日,公司总裁召开技术研发部门会议,说是聘请了一位技术副总裁(CTO),全面负责技术研发工作,流言蜚语不攻自破。紧接着公司又从合资外方(也是公司的客户)引进了一个大项目,放在我部门做初期研发工作。
  由于合作双方都很重视这个项目,时间又紧迫,加班是经常的事,有一个月我就加班了60小时!就在我们工作最紧张的时候,某天部门晨会上,CTO给大家介绍了一位新来的部长(Director),将全面负责我部门的工作。正是这个新来的Director,让我后来失去了工作。
  因为是新来的,他也知道目前正在进行的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所以经常直接与我们工程师讨论某些技术细节,尤其是我负责的这个环节成了整个项目要攻克的三个堡垒之一。另外我们还得定期向外方汇报工作进展并与他们讨论技术难点。在某周末(五)即将下班时,外方技术人员通过e-mail发来了他们对一个技术难点不同的测试结果并质疑我们的数据。因为是周末,我回家心切,想着下周一来答复对方也不迟,然而就是这一念之差,埋下了授人把柄的后果。
  周一一上班,Director就怒气冲冲地过来质问我为什么周末打不通手机?为什么看见客户的邮件也不予理睬?为什么不来加班?当时给逼急了,我冷不丁冒出了一句“那是休息时间”,把Director给呛得一时无语。第二天来上班,发现Director给我发了封e-mail,并抄送给了人事总监。信中列举了昨天的事情及其它一些内容,试图证明我工作质量及工作态度欠缺,警告我如不改进将予以disbandment(遣散、解雇),我这才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然而耿直的性格和无所谓的心态让我并没有主动找他解释,而是针锋相对地给他回了封e-mail,一一批驳了他对我的不公正指责。当然我还是面对面地向我的直接老板(一个比我还小的公司元老。事后证明他和Director一样急于想把我赶走)解释了周末因手机没钱没电,联系不上,没来加班。
  这次事件暂时就这样过去了,我仍然继续卖力地工作和加班,有时晚上近十一点才回到家。那段时间身体精力的过度透支尚还可以接受,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妻子,她怀孕不久,因为没完没了地加班,没时间照顾她。
  当时我负责的这个技术环节越来越接近成功,老板从其他部门临时抽调了一名工程师来帮我处理另一个技术项目,然而他发现了我有一个参数设置错误,并告诉了老板,我去确认后改正过来,跟老板解释了这个参数设置并不影响结果。就在第二天(周五),我终于解决了最后的技术难点,满怀难以抑制的喜悦把结果整理并报告给了老板们,它整整困扰了我们好几个月啊。
  在过着这个轻松的周末的同时,我不知道一个阴谋也在笼罩我。周一上午9:00,我接到了人事总监的电话,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那一刹那,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然而我还是习惯性地带上了工作笔记本。
  到了人事总监办公室,她婉转地提到了我工作的方方面面。交谈过程中,Director突然进来了,脸色凝重。圆桌会议上,他再次提到了之前的事件,并把最近那个参数设置错误事件罗列过来。我当时心想,一定是有人向他说了什么。最后,人事总监以外交式的口气说:我们很遗憾地告诉你,这个圈子太小,为了你的职业前途,希望你能自己主动提出辞职。我明白她在给我暗示什么,为了事情办得顺利,她还许诺给我两个月薪水作补偿。
  事已至此,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愤怒,当面斥责了Director“兔死狗烹,急功近利,杀鸡骇猴”。而后拿着人事总监签署的补偿单,在人事专员陪同下匆匆办完了离职手续,当时我还以调侃的语气说:只有VP才能享受这种待遇。中午十一时三十分,离开了这家工作了十六个月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