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散文·我的故事

>>> 2007年第1期

我与会计12年

作者:人生似水

字体: 【


  前些天忍不住回忆了一下自己与会计工作的结缘,从中专算来也有12年多了,献给像我一样没文凭没学位在财会领域默默工作的朋友。
  我没什么学历,虽然初中上的重点学校,当时银行火得不得了,我妈妈认识一人读了中专进了银行小日子过得很爽。于是,家里人就要我考财经中专(很多银行都在那招人),当时这个学校热得不得了,考前我妈妈去学校花钱买了份学校简介,据她说那个人山人海。我这人从小到大没什么主见,考初中时家里人说要考重点,我就考重点,现在要考中专就考中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如果读了高中现在会做什么?人生向前跨了一步以后的生活就因此而改变。
  进了中专,报的是当时最热门的电算会计。认识了很好的会计老师:如李永坚、陈健等,是他们让我对财会有了兴趣。老天总是捉弄人,我在中专读了三年,到我快毕业时,基本上没有银行来这里招人了,学校联系了很多单位,基本上是做营业员什么的。没办法,大人只好要我继续读书了。我父母在我读中专时双双下岗,一个一月发100,一个刚开始下岗每月发300,后来200,最后180,一直发到老人达到退休年纪。生活自然不咋样。但想来想去除了要我继续读书外也没什么别的出路了。当时像我们这样的只能参加对口招生性质的考试。只有三个学校可选(原本有个西安统计学院,可当年没有来招生),这三个学校分别是一个农大本科(师资类),两个财经类大专。农大本科在全市招5个,我成绩排第6,只好进了大专。
  1997年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大学生活没有别人那么精彩。由于家近我基本上是上学回家两点一线,至于学习方面基本上是吃原来中专学的老本。好像1997年时大学就蛮贵了,当时一年好几千的学费,具体多少不记得了。学校组织自考本科培训,我当时报了两科,每科要学费几百。结果一上课我就后悔了,基本上是照本宣科,还不如自己看书哩。因为这样,也就使我产生了培训什么的都是骗子的坚定信念。直到现在,无论是后来考自考,注会还是注评我从不报什么培训、串讲之类,心里总觉得是骗钱的。幸好当时报的两门全过了,不然我可就对不起父母的血汗钱了。到了大二时,我自考全科通过就等大专毕业后去拿本科文凭了。当时好像领文凭时可参加学位英语考试就能拿到学位证,因为自己英语不好,又要备考注会所以没有去考试也就没有学位。直到现在,我对自己的学历还是想来就郁闷。
  2000年大专快毕业了,家里人比我还着急。外公帮我写简历,复印证书什么的,花了几百块,厚厚的一大叠。现在想来还感动得想哭。外公外婆都是退了休的教师,我还没毕业时,他们就想方设法找熟人希望能帮我找份好工作。看着老人为我这样,心理甭提多难受了。我一次一次和外婆说让她不要去拜托别人,为我去求人,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为了我让他们拉下老面去看别人的脸色,我可不愿意。那些简历最后一张也没有用出去,全放在抽屉里。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面试应聘一建筑商的仓库会计,和同时应聘的几个大哥大姐一起,每个人上台自我介绍。想想我有什么好说的哩,一个大专生,没有工作经验,只有一个会计上岗证。后来对方打电话过来要我去复试。在建材市场里,一楼是很大的一仓库,二楼就是办公室。第二天又打电话过来告诉我通过了,并问在工作上有时可能会要帮忙搬运仓库材料有没有问题。我的天,我一点劲都没有,但当时肯定是说没问题了。有人要我就知足了。后来没去那公司,我还特地打电话过去道歉。这是我第一家应聘的公司,可惜根本不记得叫啥名字了。
  为什么没去成哩,因为我运气来了。有时觉得老天爷总是把人拿在手里玩,老是让你意想不到。五一放假时,学校老师打电话过来说一银行省行营业部招人。呵呵,中专时想进银行没戏,大学毕业时却上门了。最后我们那学校就要了我一个。进了银行做什么哩?银证通。就是每天到券商那儿找股民撺掇他们办银证通,要他们填好表,休市后回银行给他们办存折和卡。一天下来多时办个二三十张,少的就一两张。属银行临时工性质,每月工资800,找发票来报。可那阵时间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日子。记得每天下班和一同事一边骑着单车,一边啃着冰棍,一边嘻嘻哈哈。现在再也回不去那种日子了。过了几个月,银行领导觉得我不错,由临时工转为了聘用工(和正式工区别很大),工作也调到储蓄柜当柜员,后来又把我调到对公会计结算柜作复核。收入上虽然比正式工差远了,但比做银证通时强了不少。至今记得工作几个月后碰上中秋节,经理把我叫进办公室,拿出1000让我点好,说是过节费。当时人高兴得脸都笑变形了;至今记得过节发物资拿回家,看着父母的笑脸,心中涌起的幸福。
  注册会计师这个名字是从中专时陈老师那第一次听到的。记得三年级时,有一天放学后,他叫住我,让我陪他走一截路。在路上,他说了很多会计方面的东西,提到了注册会计师考试,他说他现在也在考,我以后也可以向这方面发展。接着他说了句让我热血沸腾的话:我相信你将来肯定比我强。要知道被自己老师欣赏鼓励,那种感觉,我当时都想哭了。一会儿,他指着一楼房说他就住在这,我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他。记得我回家后马上就画了一地图,标明了陈老师家的位置。直到现在,我路过那附近时都会想陈老师是不是还住在那呢?
  陈老师的话我一直记着,2000年我就报了注会考试,一次报了三门,会计,财管,审计,结果只过了审计,2001年报二门,财管和会计,全过了,2002年,税法和经济法也通过了。记得当时查成绩通过时我兴奋地怪叫,邻居还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2002年底,进银行工作时订下的目标——通过注册会计师的实现,早已厌烦每天重复地折支票对印鉴的我,觉得已经24岁了,点钞速度再快,珠算再行,计算机操作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不会思考的机器。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越想越烦,终于在2003年3月的一天,向银行递交了辞职报告。
  2003年5月我进了一家港资公司。凭着注会证和多年会计经验(呵呵,毕竟学会计当时也有八九年了,不会作诗也会吟嘛)成了财务部主管,当然上头还有一领导。公司规模不大,资本上亿,出口过亿。不过对大陆员工就可以说当垃圾对待了。当时,我就订下了目标,在这学会了就走(我虽拿了个注会,但从没有实际操作过,财务软件也都没碰过)。
  眨眼间,来这已一年半了,说真的,这一年多来可以说是收获最大的。公司不准上网,我就每天晚上到办公室,修改网络设置,偷偷上,不敢上娱乐、游戏网,只好上些财经、管理方面的网,下载了很多财经、人际关系、管理方面的电子书来看,可以说,我长这么大以前读的课外书加起来还比不过这会儿读的一个零头。在家里我是不可能看书的,有时间就耗在电视和游戏上了。
  没有什么好玩的,晚上只好看看书,2003年拿了个会计师,评估考了三门,2004年通过了注册资产评估师和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也算没浪费这点时间吧。
  一年多的时间,我对公司财务处理,财务软件的操作也掌握得十之七八。虽然是会计部年龄最小的,但有什么问题同事们都来问我。不过最重要的是在如何与人相处方面比以前提高了很多。
  以前在银行时,每天上了班就回家,有什么事可以找家人商量。到了这,什么都得自己先拿主意,我发现人到了陌生的地方,脾气性格都好了很多,不像以前乱发脾气。看了许多人际方面的书,也学着去做,同事做错了什么,从不批评他们,只帮他们解决问题,香港人怪罪下来,也不往他们身上推脱。一年多下来,很多同事有什么事都喜欢来和我说,听听我的意见。有个会计去另一个单位当主管,经常打电话来问我。呵呵,并不是我有多高明,可能只是周围的会计水平不是很高罢了。
  

[2]